第五十九章:舞月狐

第五十九章:舞月狐

「不是吧!他還要挑戰?」「知那,雖然他確實很強,但與第一名比試好像不太現實呀!」「我倒覺得他可以……」「不可能的,他才金丹中期,怎麼可能搬舞月瓜呢!」......」台下又炸開了鍋,而舞月狐也興趣盎然地看向他。

封資站在台上,大聲道:「去天家慕辭對戰妖族舞月孤!現在開始!」隨聲音落下,封資離台,而慕辭兩人飛身上比試台。舞月孤一雙桃花眼裝滿哭意:「慕辭?

你的確是挺歷害的,但是想打敗我,還嫩了點!」而慕辭也十分驕傲地說道:「都還沒開打,你怎知卻我贏不了呢?誰能笑到最後,還是個未知數呢!」「那你便放了過來吧!讓我看看你的真實實力!」活落兩人同時出手,舞月孤一身紅衣在風中飛舞,看起來絕美無比,而慕辭一架青衣也毫不相讓。舞月狐一個飛身踢向慕辭的胸口,慕辭迅速向後彎腰躲躲過,接著一個旋身反攻舞月狐。兩人打得熱火朝天,但是慕辭確實漸漸顯了弱熱。忽然「砰」的一聲,慕辭被一記靈力,狠狠地砸在了比試台上,舞月狐緊追不捨,繼續向他攻來。

慕辭就地一滾,避開改擊,迅速聚起靈力反攻,舞月孤被打到,猛然後退了幾步,離比試台邊只餘一米。他的眼中戰意更濃了,而慕辭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邪魅一笑,從納戒中取出自己平時用的佩劍。舞月孤見他拿了法器,便也將自己的法器——英魂槍拿了出來。瞬間,兩人又開打在了一起一陣刀光劍影,要夠兩人自然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後貫能看一道人影。兩刻鐘的時間都快到了,而兩人還在打得難捨難分,兩人同時分開,落在台上。

兩人的身上都有大大小的傷口,但是他們誰也不服誰。「時間快到了,要不然你就認輸吧!」舞月抓依舊是那幅笑意盈盈的表情。「我的人生里沒有認輸一字,我看,還是你認車俞吧!」慕辭反說回去。「不可能的!」舞月孤一口回絕,慕辭再次開口:「既然你我都不肯認輸,而時間又要到了,那我們便來最後一擊吧!如何?」聞言,舞那瓜倒也十分贊月:「好!那便來吧!」說完,兩人同時緒力,準備放大招了,而兩人周圍的空氣中的無素之力也開始暴動起來。封資做為主持人,連忙以身上前設起一個結界,將兩人分在一處,以防兩人的靈力傷到場外的弟子,而場下的弟子們全都乘住了呼吸,睜大眼睛看著這精彩的一幕,就戰席上的沈玉瑤也聚精會神

的看著台上的兩人,她的手死死的抓住椅子上的扶手,她的手指關節都泛白了。她萬萬沒想到,慕辭會那麼拚命為一個比試,她並不期待慕辭一定要勝,她只要慕辭不要受太重的傷。台上,只見兩人的身影都動了,兩股靈力狠狠地碰撞到了一起,發出「轟」的一聲。聲音太大了,離比試台邁的弟子們不得不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兩人被巨大的衝擊力掀飛,舞月狐直接被去飛摔到了台下,而慕辭也倒在了此試台的邊緣,差不多半個身子都落空了,但他依舊用手死死扣住比試台的檯面,不讓自己掉下去。「咚!」鼓聲響起,時間到了,封賢撤去結界,x上比試台宣布:「此次比試,玄天宗慕辭勝,位於第一名,妖族舞月孤,位於第二名!」「哇哦!」台下的掌聲再次響起,「慕辭!慕辭!慕辭......」有人高聲喊起他的名字,其他人也被帶動了起來,也紛紛開口,夏而慕辭再

也支撐不住了,猛然摔下了台。沈玉瑤見此,再也呆不住了。直接從觀戰席上一個瞬移,直接快速到了台下,而她身後的溫言則一臉震驚地望著她的背影。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遇事不驚的師弟嗎?「沈師叔來了,快讓開!」玄天宗的弟子見沈玉瑤來了,連忙說道。而其他想去扶慕辭的弟子聽見后,也不趕上去扶他了連忙讓開一條路來,慕辭微微抬頭,便見一身青衣的沈玉瑤向他奔來,而她的眼中滿是擔憂。沈玉瑤忙蹲下身,從納戒中取出一顆丹藥來,扶起蒙辭,將葯塞進他口中。慕辭則勿起一抹笑來,對說玉瑤說道:「師尊,我贏了!我得了鬼迷首!」沈玉瑤聞言也不說話,只是臉色沉沉地看著他。慕辭:嗯?為什麼自己贏了,師尊好像不開心,反而還一幅很生氣樣。「還能說話,看來是死不了的!」沈玉瑤淡淡開口,然後將他放回了地上,向一旁的雲天宗弟子說道:「將你們師兄拾回營帳吧!再給他上些葯。」不明白為何沈師叔突然生氣的眾人:???只好應下聲來:「是!師叔!」慕辭:???「師尊你別走呀!師尊!」在其他人的幫助下,慕辭被送回了營帳治傷,而沈玉瑤貝回了觀戰席上,但臉色一直都沉沉的,弄得連溫言也不敢開口問了。弟子間的比試正式結束,封資在台上公布了前三百的名次及姓名,又說了許多結束的話。

最後,弟子們的領獎時間定在了下午,而從明日開始,便是各族各派帶領人之間的比試切磋了。散場后,沈玉瑤直接回了自己的營帳,從縱戒中取出上好的傷葯,但她只盯著那葯並瓦,並沒有立馬出門,糾結許久,她輕嘆了口氣,還是抬步出門,往慕辭療傷的那處營帳而去了,「師叔!」正為蒙古年上藥的弟子們見到沈玉瑤,便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向她行禮。她只淡淡點頭,道:「你們出去吧!本尊來!」「是!」弟子們聞言,也不好多留,規規矩矩地出去了。「師尊!」慕辭可憐巴巴地望著她,她也沒開口說話,只是默默將葯拿出來,安安靜靜地為慕辭上藥,上完葯,沈玉瑤便準備轉身離去,卻被慕辭抓住了衣袖,「師尊!」慕辭有點慌了,這樣什麼話都不說的師尊讓他有些不安。他寧願師尊打他,羅他他也不願傷尊這樣。沈玉瑤深吸了一口,轉過身來,看著慕辭:你要什麼時候才能照顧好自己?第一名對於你來說,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尊,你別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師尊,你別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九章:舞月狐

58.42%
目錄
共1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