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展信悅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展信悅

李閱心想正好——去了禁忌森林一趟,對殺戮杯心中有數,正好是時候跟歐基布基談談這一場怎麼打。

「主人,您回來了……」信當然是直接投遞到布迪博格這裏,所以祭壇旁邊也飄着曾經的腦靈之主,外加藏書庫的左右護法露露與飛飛。

兩隻米尼米妮各自掐著一個無頭蒼蠅,滿頭大汗地跑來邀功:「哥哥,按照你說的,閑雜魔物勿入,可這兩隻蒼蠅送了信還鬼鬼祟祟,被我們殺掉了。」

能伸長手臂的米尼米妮捉起蒼蠅來,比上虎斑壁虎也不遑多讓,李閱十分欣慰——望着被恰到好處切下頭的蒼蠅,李閱懷疑露露與飛飛的劍法已經到了非凡造詣。

「信,打開吧。」李閱像是踩豆般踩扁了兩隻蒼蠅及其遺首,示意布迪博格讀信。

展開信件,又是一連串的魔法蒼蠅爆裂,留下了歐基布基的信息:「第三回合,把戰場交給豺狼人一家,第三回合才可以出手殺掉它們。」

「閱后即焚……」像是上次一樣,信件變成了邀請函,髒兮兮的。

李閱卻是一樂——對於「先挨打再反轉」這個套路,歐基布基還真是百玩不厭,一定是想前兩回合吸收大量賭注,最後腰包鼓鼓。

而這一次,李閱卻不打算按照歐基布基的節奏來——今晚的觀察與學習中,李閱充分發現了豺狼人一家不可小覷,尤其是掌握著「欺瞞之杖」的曼德納,很容易會為這場殺戮杯增加很大的變數。

如果給它們足夠多的時間與機會,一旦藏書庫一方陷入劣勢了的話,可能就再也沒法反轉戰局了。

「來,左護法,幫我寫封信。」李閱招呼露露,露露眼睛一亮,喜滋滋地靠了過來。

靠近的同時向遠處一伸手,露露從岩洞的雜物堆里拽來了羽毛筆和破爛的信紙,端坐在澡池旁邊鋪開,寫起。

「展信悅……」李閱念,露露寫,「第四場,我們第一回合就會殺光豺狼人一家……」

李閱信才寫到一半,影影與蛋蛋都有點被觸動到,各自有了些許反應。

「果然……這個瘋狂的傢伙……第一回合就要殺人全家。

」影影微微鼓脹,更加期待了起來。

「真的嗎?第一回合……?不慢一點嗎?」蛋蛋怕一回合結束有些不過癮。

「記住,是第一回合,剩下的隨便你。」李閱的信函很短,幾句話的工夫就寫完了。

從頭到尾,沒有人關心腦靈之主本主想要怎麼回復。

露露小心翼翼地折好信紙,突然卡殼,不知道該怎麼投遞,然後扔到了飛飛的嘴裏:「你送去……」

「等下等下……」李閱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從飛飛嘴裏拿過了信件——歐基布基送信顯然是靠蒼蠅,應該也附加了某種魔法,這玩意自己可不會。

「我去送!」蛋蛋看懂了李閱的遲疑,自告奮勇,老早想去斗獸場挨打了,「影子朋友知不知道斗獸場在哪裏?帶我去!」

叫惡魔之子送信的確有排面,不過今晚才去禁忌森林大鬧了一番,要是再叫同樣的蛋與影去送信……誰都知道惡魔之子與腦靈之主勾結了,不美不美,影響生意。

「不可以是你們。」李閱準備拿儲藏室的所有材料賭一手,那麼開戰之前,還是不能暴露藏書庫的真實實力。

「瑞德寇特?」影影想到了紅袍祭司提出來的交易——這祭司肯定有辦法像歐基布基那樣,直接把信丟到斗獸場的。

李閱也想到了一樣的渠道,但還沒有確定要不要幫瑞德寇特這個忙……

對,幫瑞德寇特的忙,他似乎對在斗獸場舉行一場「儀式」有着很大的執著。

至於送信嘛……就腦靈去送也沒什麼不可——有歐基布基的蒼蠅屍體護身,從迷惑迴廊到月光小徑,再到斗獸場,應該沒什麼不長眼的魔物敢攔。

跟更何況迷惑迴廊的骷髏們……已經被「小吵鬧」們訓練到見到腦靈就逃了。

「要麼……你去送吧?」李閱把蒼蠅屍體和信件塞到了布迪博格的腦溝里,嚇得這位腦靈之主當場抽搐。

「等下!我知道有一隻腦靈可以!太合適了!」露露突然一拍腦門,高高躍起。

「誰?」李閱一門心思打造「殺戮海蝶」的模板和準備殺戮杯,已經有許久沒關注腦靈們的情況了。

「門門!」露露一聲大喊,聲音被岩洞放大數倍,直落藏書庫中層。

而李閱也藉著藏書庫的權柄定位了門門所在,愕然發現這貨正在藏書庫的中層和下層反覆開「門」,時而鑽去第六藏書室的廁所,時而飄出,端的是神鬼莫測。

聽到了左護法的呼喊,門門先是找了個門把手蹭了蹭腦子,等確定了之後方才開門,然後自第十二藏書室的門鑽出,來到了上層岩洞。

「你完成了?」李閱向門門傳念,詢問他的「浸泡」進度——李閱也沒想到會有腦靈,在半個多月的時間裏,就完成了感應物的「浸泡」。

可能與權柄分配的魔力有關,加速了門門的進展——在完成了儀式、從布迪博格處搶奪了藏書庫權柄以後,李閱分配了藏書庫一半的魔力給腦靈與米尼米妮,如今它們都肉眼可見地變得茁壯。

即便如此,從外表看去,門門依舊是一隻瘦小的腦靈,在沒有被李閱佈置「浸泡」任務之前,就非常喜歡在藏書室幾扇破門的門縫裏鑽來鑽去,磨鍊腦子。

「完成了。」門門顫了顫腦子,雖然瘦小,但是從氣勢上來講,可比布迪博格威風多了。

李閱也從門門傳來的念頭得知了它的進展——「門」已經變成了門門的感應物,只要動動念頭,就可以完成門與門之間的轉移。

「沒有魔力封印的門,目前都可以。」門門介紹自己能力時,意念中也透露著穩重,「不過……只有『門』才可以,牆壁還不行,超出百米的範圍也不行。」

「怎麼,要送信嗎?」門門看露露指著信擠眉弄眼的,猜出來李閱的想法,「我可以多跑幾次。」

「你不怕死?」李閱還從沒了解過門門的內心世界,沒想到比布迪博格威猛多了。

「不怕。」作為常年穿梭在各處門縫的好奇寶寶,門門和布迪博格大不相同,「而且我想試一試……死過之後,『門』還會不會是我的感應物。」

李閱對門門刮目相看——門大將軍?

「好,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可以多跳幾道門,但是信一定要在今晚前送到,然後回來。」李閱關照了門門幾句,「不要死,死了就要重新『浸泡』。」

李閱是根據布迪博格目前的狀態做出的推斷——腦靈之主死前肯定『浸泡』了不少東西,可如今依舊清潔溜溜,顯然答案是否定的。

「好的。」門門點點腦子,「一切皆遂主願……」

李閱也不知道門門這詞從哪本書上血來的,揮揮觸手放它離開。

兩隻腦靈的一切交流都是傳念完成,影影、蛋蛋和左右護法只見到一個腦子倏忽來去,背影頗具一往無前的架勢,佩服起了李閱的領袖才能。

「好啦,讓我想想……」李閱縮去地底,結合今天的圖鑑更新,「沉浸式」思考第四場要怎麼打。

「影影,我有話跟你說。」才縮下去沒多久,李閱就爬了上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展信悅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