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忘卻,就是永遠的離別

第四十五章 忘卻,就是永遠的離別

「你竟然……殺了他……」貓爺的臉深埋在頭髮的陰影中,他的手術刀從未出現過這樣耀眼的光芒。DUSHU001.COM.

「怎麼了?你們好像都很生氣啊,其實憤怒是毫無意義的,反正很快你們也是同樣的下場。」尚翎雪撩動著一側的長發,滿不在乎地說道。

「我來對付她,你們不要過來。」陸坤伸手攔下了所有人,「她的能力是『支配』,和王詡的『主宰』是一樣的,你們贏不了她的。」

「哦?不愧是千年妖瞳呢……你看到我的記憶了嗎?」尚翎雪的態度輕鬆如故。

「可惜,我的能力對你也是無效的,我看的是鍾清揚的記憶。」

「那麼,你又是哪裡來的自信,覺得可以打敗我呢?」

陸坤沒有回答,他的瞳孔再次變成了黑色,即使遭到「神」的制裁,為了這個世界,他也只有拼了。

「我說老兄,不管你是誰,這個對手不能讓給你。」王詡的聲音居然又一次傳來。

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他,他此刻也浮在了空中,看去精神抖擻,好像剛才死掉的是另一個人。

遠處的姜儒猛然醒悟:「改變未來的人……呵呵……原來是你才對!」

齊冰跑到貓爺身邊:「他是不是又精神分裂了?」

貓爺嘴角在那裡直抽:「好像不對……貌似我們熟悉的那個王詡正在使用完全版的主宰能力……」

「你怎麼又來了……哎……真是個喜歡糾纏不清的男人呢……」尚翎雪一臉厭惡地搖著頭。

「有種就過來跟我談談!」王詡的黑劍一揮,空間中就直接被撕開一條裂口,一旁的陸坤看了皺眉,低聲道:「這小子也能撕裂空間……」

尚翎雪知道他的意思,「那麼,就如你所願。」

兩人進入了王詡劃出的空間中,把戰場的眾人晾在了那裡。

此刻默嶺還能戰鬥的戰力只剩下紅羽一人了,鍾清揚和活下來的幾十個鬼魂雖然都是強者,但再來這麼一群也不是陸坤的對手,他們無疑陷入了一個很尷尬的境地。

所以他們只能集結固守在轉界門前,這些鬼魂中的一些也絕不比十殿閻王要遜色多少,想要通過轉界門全身而退還是可以的,兩方開始了無聲的僵持。

「看來,最後的勝負,要看誰能從那個空間里走出來了。」貓爺若有所思道。

…………

「王詡,你很令我失望,如果你能乖乖接受自己死亡的命運,那還會少些痛苦。」尚翎雪繼續著微笑,但說出的話卻依舊可怕。

「就算死,我也要死個明白!」王詡逼視著尚翎雪的眼睛。

「哎……這麼想聽的話,告訴你也可以。你所認識的尚翎雪,已經死了,或者說,她根本就沒有存在過。」

「你不是活得好好的!」

「你不明白嗎?我早已經死了,我都記不清自己死了有多少年了,也不記得自己生前究竟是誰,叫什麼名字,甚至為何會成為冤魂也記不清了。我看著時光一天天流逝,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還有意識,為什麼我沒有就這樣在風中消失。我在不知不覺中變強,強大到令人畏懼……

或許是女人的天性,有一天,我感到了孤獨,於是我加入了一個組織,叫做默嶺,說起來,當時鐘清揚這小鬼還不知道在哪兒呢……而默嶺那時的主人很快就開始畏懼我的實力,擔心我有一天會將他取而代之,他想辦法排擠我,架空我,還計劃要滅我的魂魄。可笑之極,為什麼我到了哪裡都註定是這麼孤獨呢……

我只能殺了他,成為默嶺新的主人,這樣所有人都得聽我的了,我想著這樣就不會再孤獨了?可我明顯錯了,怕我的人依然怕我,我還是沒變……

二十年前,我累了,當默嶺的主人也顯得無趣了,所以我想到人間界來看一看,於是我告訴鍾清揚和紅羽,二十年後我將在人間發動召魔陣,默嶺就交給你們了,然後捨棄了大部分的靈力,發動了轉世的法術。

這法術只有到了我或者鬼王那種修為才能使用,而且代價是喪失將近一半的實力,鬼王當然不會做這種事,但我不在乎。因為凡人無法承受我的靈魂,所以我還封印了記憶,直到今天,我的記憶全都回來了,我已經不是你認識的那個尚翎雪了,而是一個重生的鬼魂。

果然……還是活著的感覺好呢……」

「哦……我全明白了。」王詡竟收起了武器,「嚇我一跳……原來是這樣。」

尚翎雪微笑如故:「你在瀕死的剎那竟使出了主宰的能力,這是唯一能與我抗衡的力量,對我是個威脅,所以我現在還是要殺你。」

「這不行。」

「什麼?你說不行?」她忍不住笑出聲來,「你傻了嗎?難道你說不行就有用嗎?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當然是因為愛情。」

「哈哈哈哈!王詡,你真是個傻瓜,你所愛的女人從未存在過,這十九年的記憶只不過是我的一場夢,現在夢已經醒了,你卻還在說這些廢話嗎?」

「那是因為你還活著啊……明明就活在我的面前,只不過是多了些記憶而已,尚翎雪還是尚翎雪。」

「你在說些什麼瘋話……」尚翎雪不再微笑,她顯得憤怒起來。

「你的理性告訴你,自己應該幹什麼,但你的靈魂卻不會隨著記憶改變,腦海里的東西或許會被忘卻,但記在『心』里的東西,是不會消逝的,她永遠伴隨著你的靈魂。」

「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

「你不記得自己死了多少年,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但你記住了孤獨的感覺,幾百年幾千年過去了,那些過眼的雲煙的確沒有價值,我想你應該比我清楚。

再過幾百年,你會忘記這十九年的歲月,你又會忘記自己的名字,你也會忘了我的名字,但你的『心』還記得一些事情,你的靈魂永遠都記得,曾經愛過一個人。」

「鬼話連篇……你不要再說了!」尚翎雪只是一揮手,王詡整個人就被拋飛起來,然後重重摔在尚翎雪面前,她的手覆在了王詡的額頭,「魂飛魄散才能讓你閉嘴嗎?如果你說得都對,我肯定不會殺你的對?可我剛才已經殺了你一次了,我現在同樣可以毫不猶豫地取你性命!」

王詡冷哼一聲,臉還伴隨著冷笑,氣焰囂張的程度十分欠揍:「殺,我不會恨你的,不過你肯定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王詡正在用這句話提醒著她什麼。

尚翎雪的臉氣得通紅,她知道自己此刻已經非常失態了,也知道原因,所以這更讓她惱火。

「好……你很好……王詡,我本來想用的折磨讓你笑不出來,但我現在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她又恢復了微笑。

王詡繼續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反正我打不過你,你想咋地咋地。」

「我要讓你活著,活著見證你那套靈魂的理論全是廢話!」她邊說著就發動了自己的靈能力:「你對我的全部記憶我都會抹掉,你的生命中從來就沒有出現過我尚翎雪!」

王詡還是沉著地笑著:「無所謂,我不會忘記你的。」

「可笑!你就帶著你那愚蠢的自信和愛情活下去!」尚翎雪的指間亮起了光芒,王詡瞪大了眼睛,許多場景在他的眼前一閃即逝,然後永遠消失。

短短片刻,他忘卻了,忘卻了所有關於尚翎雪的記憶。

「你認識我嗎?」尚翎雪問道。

王詡坐在地,抬頭看了眼前的人:「你……是誰……」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尚翎雪有些歇斯底里地大笑起來。

王詡茫然地看著她,看著這個陌生人,他哭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尚翎雪也注意到了他流淚:「知道你為什麼哭嗎?」

王詡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搖頭。

「哼……因為你的那套歪理對你很適用啊!哈哈哈!因為你的靈魂知道,自己忘記了很重要的事情,是你的靈魂在哭啊!」她又放肆地笑了起來。

這世最痛苦的折磨,或許就是你明明承受著痛苦,但卻又不自知……

尚翎雪的笑聲突然止住了,她的嘴角嘗到了一種味道,咸澀,濕潤。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裡,溫熱的眼淚止不住地從她的雙眼奪眶而出,滑過那緋紅的臉頰。

「不可能的……這不可能的!」她認為自己應該快樂,但她的靈魂卻在哭泣,她不想承認,但不得不承認,她承受著和王詡相同的痛苦。

…………

「出來了……」

「會是誰贏了……」

空間裂縫中走出的是尚翎雪,鍾清揚和默嶺的一干鬼魂都如獲大赦,他們贏了,贏得了這場大戰,人間界的統治權已經唾手可得。

王詡靠在尚翎雪的肩,他好像昏了過去,但顯然沒有死。

「回去,鍾清揚,紅羽,你們都回去。」

「主……屬下……不明白……」鍾清揚確實不明白。

「鬼將眾還在攻擊我們的領地,你們都回去,今天,就到此為止。」尚翎雪語氣平靜,她望著東邊的一絲晨曦的光芒,臉隱隱有著還未乾透的淚痕。

鍾清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主!只要現在解除鬼境投放病毒!憑主的能力,我們就能達成召魔陣的所有條件……」

紅羽攔在了他面前,女人的直覺告訴了她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總堂主,走。」

狩鬼者們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全都愣在那裡,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場戰鬥,已經結束了,不會再有人流血了。

這時候還是齊冰這個老同學第一個走了去,他來到尚翎雪身邊:「你……還是尚翎雪?」

尚翎雪低下了頭:「他說得對,我就是我,我以為恢復了記憶就可以拋棄眼前這一切,否定這短暫的人生中所有的情感,我錯了……我傷害了他,對他做了這樣的事,我和他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就讓他永遠忘記我……這,也是對我的懲罰……」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忘卻,就是永遠的離別

3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