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破天

第二十七章 破天

錐伯從亂石瓦礫中竄出,那扭曲怪異的身形在空中以難以想象的姿勢加速,直撲到了王詡面前。.

小刀破開風聲划向王詡的咽喉,可這凌厲的攻勢毫無作用,王詡緩緩地抬起一手,正好抓到了錐伯的手腕,小刀的刀尖在距離王詡皮膚不到一厘米的時候再難寸進。

「你應該已經感覺不到痛了是吧……沒關係,我可以把感覺重新還給你!」王詡拽著錐伯的胳膊,一揮手把他的身體重重地甩到了地上。

錐伯驚異地抬起頭來,喉嚨里剛要發出點聲音,王詡又把他甩到了另一側的地面上,這次錐伯是臉先著地,重擊之下,滿嘴都吐出血來。

「你……為什麼……你明明已經傷得動不了了!」

「對,我剛才確實動不了了,我他媽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死在面前!!」王詡單手掐著錐伯的脖子,一躍而起,他這次跳得高度驚人無比,簡直像會飛一般。

貓爺在遠處抬頭看著,嘆息了一聲:「哎……畢竟只是神的工具而已,說到底,他除了本能的力量以外,根本不了解靈能力這東西,王詡憤怒時爆發出的靈識強度,已經是十殿閻王級別,擁有這樣靈識的人,再去催動回氣歸元術和靈識聚身術,達到的效果可能是原本的數倍。」

錐伯被王詡拉到了高空之中,他原本以為自己會被奮力扔到地面上,可惜他對「摧殘」二字的想象力實在是不夠豐富。只見王詡單手祭出黑劍,輕易就撕開了空中的結界,兩人的高度還在攀升,已經飛出了結界。

「你……你要幹什麼!」

「哼……廢話,我不是已經說過了,我要你的命!!」王詡雙手交叉鉗制住錐伯的脖子,把他擺成後腦朝下的姿勢,然後開始了極速的墜落。

這招就是當年龍珠中南無和尚的終極殺手鐧——天空十字落。宅男王詡使不出衝擊波和氣元斬,可這種純粹的肉搏傷害他還是可以模仿的,甚至還能自己加些料……

錐伯從百餘米的高空跌落,或者說被推落。他在衝出結界的一剎那就感覺到了……疼痛。雖然這種感覺並不明顯,但卻是肯定存在的,他不知道這種影響會隨著自己落入結界消失,還是逐步增強,他只知道,在那落地的一瞬間,肯定會很不好受的……

兩人的速度越來越快,錐伯全力掙扎著,可是無濟於事。隨著「嘭」的一聲巨響,碎石飛濺,煙塵漫天,若是個普通人,根本不需要看就知道會摔成碎肉一堆。可錐伯的依舊完整,僅僅是流了些血、劃破了點皮膚。

「呵呵呵……」他竟笑了起來:「好吧,我打不贏你,可你再怎麼憤怒,你的女人也已經死了,而且,你根本殺不死我,只要在這個結界中,我就是不滅的!」

王詡抓著他的領口將他提起來:「我可不介意多試幾次。」

「呵呵呵……哈哈哈哈!試試?你先看看自己的頭上吧!」

王詡根本不用看,他知道那結界上的裂縫又一次自我修復了,而且速度比起上次被破壞時又快了幾分。

「就是這鬼東西……遮住了天空,遮住了人性,遮住了這世間的因果報應!」王詡咬牙切齒道:「你以為這可以保護你嗎?你難道忘記自己是怎麼死的了嗎?」

錐伯神情陡變,他狂怒地吼叫著,不過他說不出什麼辯解之詞,也無力反抗此刻強大無比的王詡。

…………

漆黑的夜晚,荒廢的宅邸,錐伯的整張臉都痙攣著,當他看清侯波的長相時,立刻嚇得面無人色,他晃晃蕩盪地後退著,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滾落到眉毛上。

無數次失之交臂,無數次錯失良機,錐伯從美洲到歐洲,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有意地逃避著侯波的追殺,錐伯是一個有錢人,而侯波卻是個窮光蛋。他每到一個地方都得先找一份活兒干,然後才有機會去打探錐伯的新行蹤,但錐伯總是不會在一個地方逗留太久,因此這使他一次次得以逃生。

每次當侯波用盡了盤纏,窮困潦倒之時,他就會想起露茜,想起老費瑞爾,這使他再次振作。二十年了,侯波的一生,全都花在了復仇上,到了最後那幾年,錐伯自己都開始鬆懈了下來,可結果證明了,他太低估了仇人的毅力……

當錐伯最終被侯波堵在了那間空屋裡,侯波捫心自問,這二十年,究竟是否值得?

回答……是肯定的!

「你說露茜現在過得怎麼樣了,嗯?!」侯波一步步逼近。

錐伯結結巴巴道:「你想謀殺我嗎?」

「談不上什麼謀殺。殺死一隻瘋狗,能稱為謀殺嗎?當你把我那可憐的愛人從她那被殘殺的父親身旁拖走的時候,當你把她搶到你那個該死的、無恥的新房中去的時候,你可曾對她有過絲毫的憐憫?!」

錐伯叫道:「殺死她父親的不是我!」

「但你摧毀了她那顆純潔的心!」侯波厲聲喝道,他把毒藥盒子送到了錐伯面前,「讓上帝給我們裁決吧。你挑一顆吃下去,一顆可以致死,一顆可以獲生,你挑剩下的我來吃。讓咱們瞧瞧,世界上到底還有沒有公道!」

…………

死亡前那一幕幕景象再次浮現在眼前,錐伯的心中再次升騰出恐懼的感覺。

侯波,因為恨也好,因為愛也罷,或者說他相信這世間還有天理、正義。總之,即使讓現在的錐伯去面對這個仇人,他仍舊會感到害怕,他的靈魂會再一次恐懼地顫抖。如貓爺所說,就算錐伯變成了一個強大的怪物,他依然是個弱者。

王詡逼視著錐伯的雙眼,接著說道:「像這種爛東西……」他轉身用一個投標槍的姿勢將錐伯扔飛了出去,「我就打破給你看看!」

王詡說罷猛地跳起,地面上綻開了半徑足有十米的蛛網狀裂痕,王詡的速度遠比錐伯要快,他在空中追到了錐伯,單手勾住其頸,用錐伯的身體去撞擊那巨大的結界。

轟然巨響中,結界被撞開了斑駁的裂痕,錐伯張口就吐出一大灘鮮血。王詡在空中虛踏幾步,再次飛身上前,對著錐伯的身體擊出了數十拳。

這每一擊皆是威勢驚人,具憾天拔地之力,龐大的結界上出現了水波般的陣陣波動。錐伯就像一條魚,在一個透明的圓形魚缸里被揍著,而且臉還貼在玻璃上……

地上的貓爺站了起來,他終於暫時處理好了傷勢,抬頭望著陰霾的天空:「打破它吧,讓這座城市,再次看到天空吧……」

天上的王詡好似是聽到了貓爺的話,他大聲咆哮著,出拳的速度再次加快,拳風映出重重虛影,錐伯的身體已被他打得不形,連血都快吐不出來了。而他身後的結界,也似悲鳴般發出了陣陣怪響。

「啊…………!!!」王詡暴喝一聲,用盡了全身最後的一絲力量,打出了最後的一拳!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破天

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