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占卜

第十六章 占卜

尤先生打了個響指,屋子的角落有塊牆壁自己打開了,是扇暗門。他走了進去,王詡自然也跟上。門後面是一條燈光昏暗的走廊,腳下是深色的地毯,周圍皆是磚牆。行了許久,王詡終於在其盡頭看見了另一扇門。

門是普通的門,不過刷上了紫色的油漆,一種看上去就讓人覺得詭異的紫色。

「請不要亂摸房間里的東西。」尤先生從褲袋裡掏出一大串鑰匙,很快就選中了其中一把,打開了眼前的房門。

王詡跟在他後面進了屋,這地方比想象中要大,屋頂很高,一排排堆滿雜物的架子將這房間分割開來,阻斷了人的視線,不過依然還是有許多空間可供人活動的。

整個占卜室的天花板、地板、牆壁,都刷了那種紫色的油漆,連天花板上的日光燈都發出紫色的光。尤先生將王詡往裡領了一些距離,又七彎八繞地走了會兒,在一塊三米見方的地方,一張桌子和兩個小摺椅進入了他們的視野。他自己把那大**壓到了其中一張椅子上,並示意王詡在其對面坐下。

「那麼,現在你要幹什麼?拿個水晶球出來?」王詡狐疑地問道。

「不,我不用那種東西佔卜。」他打了個響指,然後從這房間的某個角落傳來了吱吱嘎嘎的古怪聲音,大約十幾秒后,一個高大的鐵皮人從一排架子后閃了出來。

「這什麼呀?機器人啊?」王詡問道。

尤先生還沒回答,鐵皮人自己說話了:「不,我是鐵皮人,你好。」他朝王詡揮了揮手。

「嗯……有什麼區別嗎?」

他憨直地笑著:「我有一顆心,機器人沒有,不信你看。」他打開了自己胸口的鐵皮,王詡竟然在裡面看到了一個心臟形狀的木雕。

王詡的嘴角**著,他把椅子往尤先生身邊挪了挪,用說悄悄話的音量道:「這傢伙不會就是『那個』鐵皮人吧……」

尤先生用相同的音量道:「是的,我用類似的方法給了獅子膽量、給了稻草人腦子,所以請你幫我保密。」

王詡也不知道這傢伙究竟是為了迎合自己而在開玩笑,還是真的這麼干過,當然,如果這個尤先生真是綠野仙蹤里那個欺神騙鬼的奧茲國王也不會讓他太意外的。

尤先生道:「鐵皮人,請把占卜要用的東西拿給我。」

「好的,先生。」他吱吱嘎嘎地離開了。

沒多久,就傳來了一些雜物摔到地上的聲音。

尤先生攤了攤雙手:「哎……他總是毛手毛腳的。」

又過了一會兒,鐵皮人終於是回來了,手裡拿了幾張普通的A4紙和一部照相機。

「拿來了,先生。」

「好吧,幹得不錯,你去休息吧。」

「好的,先生。」

待他身上那鐵鏽摩擦的聲音逐漸消失,王詡才指著桌上的兩件東西道:「這照相機該不會可以照到未來什麼的吧?」

「當然不是。」尤先生搖了搖手指表示否定:「其實我的占卜,靠的全是這些紙。」

「哦?」王詡應了一聲,示意他接著往下說。

「這些紙就像是上帝貼在冰箱上的即時貼。」尤先生拿起照相機,對準最上面的一張紙:「請顯示出目前人間界最強大的凡人。」他按下了快門,隨著閃光燈一閃,那A4白紙上竟是出現了一幅黑白的素描畫。

「這小子是叫陸坤吧……」王詡還真認識紙上的人:「他是最強?」

尤先生道:「啊……果然是他嗎,已經好幾年沒換過人了呢。」他轉移話題道:「剛才只是試一下給你看看,讓你可以放心,免得你說我的占卜不準,然後做些可怕的事情出來。」

王詡道:「嗯……對了,為什麼這傢伙出現在紙上的樣子……看上去……怎麼說呢,咋這麼驚悚呢……」

「因為這是希區柯克的相機啊。」他指了指手上的相機:「這可是陪伴了電影大師多年的私人物品,我好不容易才搞到的。」

「哦?那我如果用冠希哥的相機出來是啥效果?」王詡問道。

尤先生的嘴角微微**了兩下:「這我就沒試過了,不過占卜用品其實也不限於相機的。最初我用的是莎士比亞的羽毛筆;後來還用過西爾維婭的打字機;事實上,你可能不知道,比爾蓋茨他私下用的是蘋果電腦……」他拿起了第二張紙,平放到桌面上:「總之,我弄到過很多有趣的東西,但占卜的核心得靠這些紙。」

他舉起照相機放到眼前:「請顯示出我眼前這個王詡的愛人尚翎雪在哪兒。」

閃光燈再次一閃,紙上又一次出現了一幅黑白色調,風格詭異驚悚的素描畫。天空中並存著日月,空氣中彷彿有著一些霧狀的東西,無數白影圍繞在一座巨大的城池邊,那城池宛如堅壁要塞,毫無奢華與美感,散發出的只有一種冰冷無情的氣息。

「這是哪兒?」王詡道。

尤先生道:「這地方我過去倒是見過一次,幾百年來也沒太大變化。」他盯著王詡的眼睛道:「你真的要去那裡找她嗎?」

「切……事到如今,你說呢?」王詡笑道。

尤先生卻收起了一貫輕鬆的笑容:「陰陽界,默嶺所在地——煌天城。」

…………

與此同時,煌天城外。

一片瘴氣瀰漫的桃林中,一個人影正靠在桃樹上等待著什麼。

「我來得晚了嗎?」黃悠從桃林間緩步行來。

「不晚,只是我來得早些罷了。」仇武還是靠在樹上。

「召魔陣后,你我確也是數月未見了啊。」黃悠道。

仇武冷哼一聲:「我現在是該叫你沈四堂主,還是都市王呢?」

黃悠笑道:「你我現已是敵人了,直呼姓名,或者給我起個難聽的綽號都沒什麼問題吧。」

「黃悠,當初你教我用一招苦肉計,還替我在姓朱的那裡斡旋。我那時本以為是自己欠了你一個人情,可後來才明白,你把我弄傷還別有深意,等於是在召魔陣時給我打下了一根椿。真是一石二鳥,好一條妙計啊。」仇武的語氣明顯帶著不悅。

黃悠也不介意:「你是想說我城府深沉,心計歹毒么?呵呵,還是因為和寧天德打了個平手,遷怒到我頭上來呢?」他眼中閃過些許狡黠的目光:「又或者……是那時被某個拿手術刀的嚇到了,在找借口呢……」

仇武表情數變,不過幾秒后,他竟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好個黃悠,本大爺那點彎彎繞兒全都被你給說穿了。早知道就不和你做什麼口舌之爭了,我應該先揍你一頓再說!」

黃悠也笑道:「打就不必了,我承認,今時今日,我已不是你仇副堂主的對手了。」

「哦?稱呼也改了嗎?你好像知道了很多事啊。」

「我也是前些日子踏足陰陽界時才打探到的消息……默嶺那過去百餘年裡連名號都不曾有人知曉的神秘『主人』,在不久前親自回來主持大局。

廢五堂,並為一堂。再將鍾清揚這等級別的高手輕易打得魂滅,立紅羽為總堂主,你則為副堂主。原以為鬼將眾在上次的進攻中可以提升自己在三大勢力中的實力,可現在看來,只要有『她』坐鎮。默嶺依舊是最強的……」

仇武道:「知道得很清楚啊,不過,我們的首領可沒有什麼『坐鎮』的意思,從根本上來講,她還是個『人』啊,我總有種感覺,她不會在陰陽界待太久的。」

「尚翎雪離開了不是更好嗎?」黃悠忽然用戲謔的語氣道:「那就只剩下你和紅羽了啊……」

仇武聽了這話居然立刻一驚,但嘴上卻回道:「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呵呵……我可是搞情報工作的,你這樣性格的人跟我裝傻狡辯有什麼意思呢?」黃悠接著道:「仇武啊,你從一個不屬於任何勢力的遊魂,一步步到現在的默嶺副堂主,從來就只有一個理由。讓你不斷變強的動力,也只有一個。」

「切……你這種好像什麼都知道的態度,還真是讓人討厭到極點了啊!」看仇武那表情,似乎真是要動手了。

黃悠還是從容不迫道:「呵呵,別激動嘛,我今天只是來跟老朋友打聲招呼而已,要打的話,我想以後會有機會的。」

「反正你又在搞什麼陰謀了吧?」

黃悠擺了擺手:「我只是來告訴你,我這次到陰陽界來要做的事情,和默嶺是沒有任何利益衝突的,還請仇副堂主高抬貴手,不要在這期間給我製造什麼麻煩。」

仇武冷笑,他轉過身去:「你慢慢玩好了,只要在默嶺的勢力範圍內,甚至再遠些的中立區域,我都可以保證沒有我的手下來騷擾你,就當是還你個人情好了。」他朝遠處走去,拋下了最後一句話:「不過,當你我再見面時,只有生死、勝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 占卜

7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