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吳知

第三十三章 吳知

王詡他們離開戰場后跑了很久,具體是多久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因為那天色還真沒什麼變化……反正最終他們還是停了下來。。因為在一片高低起伏的荒原上,有一隻巨大的猛獸出現在了他們面前,而其所在的位置,恰恰是唯一一條稱得上是「路」的路線。如果選擇繞開,只怕得爬高山、下低地,多走個十幾公里的樣子。

「你說這是個什麼玩意兒……」王詡問離他最近的齊冰。

齊冰回道:「你問我,我問誰?難道我看上去像它的同類嗎?」

然後,王詡半天沒說話,還盯著齊冰猛瞧。

「你該不會是真的在考慮這個問題吧?!」

王詡轉過頭去:「喂,埃爾伯特,那你一定知道吧?」

埃爾伯特嘆息著對齊冰道:「你就不能直接回答他不知道嗎……」

突然,一個陌生的聲音加入了他們的談話:「這好像是只板龍。」

五人回過頭去,看見一個打扮得跟叢林探險家似的傢伙正站在他們背後。此時,他正用大拇指頂起頭上那頂牛仔帽的帽檐,用不懷好意的眼神望著遠處的猛獸。

劉航道:「你從哪兒冒出來的啊?」

那人回道:「剛剛到,正巧聽見你們說話。我看……你們趴在這裡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十有**是第一次來打獵吧?」

「打獵?」他們都被搞得莫名其妙,其實他們五個只是單純地被這隻怪獸擋住了去路罷了。

「哈!難道你們跑到默嶺勢力範圍內的危險區域來,只是想看看風景?」

王詡道:「路過行不行啊?話說你小子究竟是哪位啊?」

那人答道:「問人名字以前,出於禮貌應該先自報家門吧。」

「我叫星矢。」

王詡說完這四個字以後被人一頓暴打。

打完以後他又站了起來:「好吧,我叫王詡。」

那人嘴角干抽著:「呵……呵呵……你就是那個鬼谷子啊……久仰久仰……」

賀文宏問道:「你也是狩鬼者?」

「不,我只是個在陰陽界打獵的,拿獵到的東西做些買賣,混口飯吃。」

劉航道:「哦,我倒是也聽過,邊緣人當中也有一些選擇常年住在陰陽界里,在這裡做些無本的買賣。」

那人尷尬地笑著:「你這種說法好像我是專干劫道這行的……」

王詡用非常不爽的語氣道:「喂,打獵的,那你究竟該怎麼稱呼啊?」

「我……嗯……我叫吳知。」

沉默,降臨了……

「你們不要做出這種表情……想笑就笑出來好了,其實我要強調兩點,首先,這名字不是我自己起的,其次,吳知這名字的寓意其實是父母希望我以後學識淵博、無所不知,而不是……」

「噗哈哈哈哈哈~~~」王詡的整條舌頭都伸出來了,其他幾人也都是臉紅脖子粗,連齊冰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好吧好吧……你們就笑吧,我不介意的。」吳知一邊說著這話,一邊看著劉航和王詡兩人捧腹跪倒在地,然後用拳頭猛敲地面,然後他們還擠了幾滴眼淚出來,然後他們從所處的一塊地勢較高的地方一路滾了下去……

「適可而止啊你們!無論如何這種反應也實在太誇張了吧!」

差不多五六分鐘后,他們終於止住了笑意,吳知才得以逐一認識了五人。

「總而言之,不管你們是路過還是打獵,現在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這隻靈獸擋在了前面那條大路,不想繞大圈子的話就幫我把它幹掉,然後大家把屍體一分,你們有了乾糧,我有了買賣的本錢,雙贏。」

「等等等等,我們幹嘛要幫你啊?怎麼說咱也是高手,那玩意兒不挪動,我們就不能從它頭頂上跳過去么?」

吳知道:「這裡可不是中立區域,而是默嶺控制的地域,如果你跳得太高,或者使用御劍飛仙之類的法術,會觸發他們的防禦系法術,被雷劈、被火燒之類得還好,萬一招來了默嶺的人馬……」

劉航插嘴道道:「那還不簡單,我就跳得比那靈獸高一點點,正好能越過它不就行了。」他說著就用百米衝刺的標準姿勢朝著那頭巨大的板龍沖了過去。

吳知還未來得及喊出一聲來制止劉航,後者已經來到了靈獸的十丈之內。只見那板龍原本只是趴在那裡休息,看見劉航朝自己奔來,它竟頃刻間站起,這反應與速度和其體型明顯不成正比,在劉航即將起跳的當口,板龍動了……

兩秒后,一聲慘叫,十幾秒后,劉航用相同的百米衝刺姿勢逃了回來,與眾人一同躲回了一塊大岩石後面。

「我以為它是爬行類動物……沒想到它竟然只用後足就站立了……」劉航的眼中充滿了悔恨。

吳知道:「板龍屬於原蜥腳類,三疊紀晚期開始出現,腰帶從側面看是三射型,恥骨在腸骨下方向前延伸,坐骨則向後延伸,這樣的結構與蜥蜴相似,站立是不成問題的。」

「行了,瓊斯教授,讓他把話說完。」王詡可懶得聽吳知的科普課,他轉頭問劉航:「那它站起來以後呢?」

劉航回道:「我左手抓它右爪,右手抓它左爪,用力一撐……」

其他五人紛紛吞了口口水。

「結果我被壓翻在地……」

「嗯……我們也猜到了……」

「再然後我急中生智,想到可以點它的湧泉人類的話,這個**位在腳底板)來逆轉形勢。」劉航皺起了眉頭:「接著,我就逃了回來。」

王詡冷笑:「從你點**到逃回來之間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折了**根手指,無大礙……」

「嗯……」手指還沒折掉的眾人皆是若有所思地點頭:「看來咱們得想點兒別的辦法來突破了。」

賀文宏突然叫道;「還用想嗎?打獵,就得用槍啊!看我的!」他自告奮勇地沖了出去。

很可惜,這次吳知又沒有來得及阻止。

五人把頭探出岩石,看著遠處的賀文宏,他到達了那隻板龍面前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舉起雙槍,砰砰砰……連響了幾十聲,一時間那板龍身上銀色的光華不斷爆開。

足足一分鐘以後,煙塵散開,那頭板龍粗糙的表皮上竟隱隱透出陣陣的靈力來,那不用說了,肯定是由密度極高極厚的靈子所構成的生理鎧甲。

接著,板龍慢慢把臉轉過來,張開大口,朝著賀文宏,打了個噴嚏。

說是噴嚏也行,其實這是種攻擊手段,類似空氣炮的東西,當然了,陰陽界這裡,空氣炮也可以叫做靈氣炮,打過來和鬼嘯也差不多。

總之,二十秒后,賀文宏回到了眾人身邊,臉色蒼白而慘淡:「你們都看見了?」

埃爾伯特道:「我初步估計,你應該受內傷了吧?」

「哼……怎麼可能呢……」他的嘴角噗噗地噴出了血沫子:「我堂堂的百步追風……」

「喂!血都噴到我臉上了啊!你行不行啊?!」王詡大叫著。

齊冰終於按耐不住了,他站了起來:「哥哥那邊似乎都解決了呢,我還在這裡拖拖拉拉的,太不像話了。」說完,他也踏上了征途。

吳知虛著眼:「啊……為什麼你們就不能聚在一起聽我說幾句呢……算了,隨便吧,看你們究竟能搞成什麼樣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吳知

8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