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流淌的血

第十三章 流淌的血

摩天樓倒塌后掀起了滔天的塵土,超過五個街區被籠罩其中,艾倫的身影也逐漸消失,不過貓爺此刻也沒有餘力再去管那胖子做什麼了,因為博伊卡的攻勢可謂如影隨形。小說網

他們於半空中展開激斗,拳腳的碰撞綻出無形的衝擊,無序地擊碎了周遭二十米內的所有建築外牆。戰鬥從天上打到地面,不多時,在塵土瀰漫的街道上,兩人僅用氣勢就清理出一片無塵地帶。

落地后沒有過多的喘息,兩人再次交鋒,紐約街頭竟沒有一個攝像探頭能夠捕捉到他們的影子。

疾如躡影追風,力亦足可席捲八荒。二人每一次肢體碰撞所產生的氣勁都會掀翻某輛路邊的汽車、吹走一個垃圾箱、或是震碎十幾米外的玻璃等等……

博伊卡的攻擊勢若懸河注火,可謂將體術格鬥之道推至極限。他撇開了中國功夫強調個人修為以及德行造詣的內容,也不拘泥於一些獨門技擊的排外性和特有風格。這俄國佬可以可以用他的每一個關節,每一根手指,甚至腳趾,甚至頭……哦對不起,他沒有頭髮。總之,博伊卡先生已經將格鬥二字溶於血液之中,融會貫通,做到了知行合一,一切都圍繞著一個簡單的根本目的出發,就是把對手揍得連他媽都不認識他。

這種類型的強者,貓爺確是第一次遇見,雖然他早在戰鬥之初就推測出了博伊卡是個超能力者,也基本猜到其能力是操控物體運動中所產生的動能,並將其轉化為自身的能量使用。可麻煩的地方在於,有些情況下,知己知彼,也未必能勝……

兩人又打了足足十分多鐘,卻是博伊卡忽然停了下來。

「我中毒了是嗎?」

貓爺並不否認:「是的,隨著時間推移,你會越來越無力。」

「你是什麼時候下手的?」

「當然是……從我認真起來的那一刻。」

「哼……」博伊卡不置可否:「那麼你的手又是怎麼回事?」

貓爺舉起雙手,兩手的手背上各顯現出一個怪誕的圖陣來:「基本原理是鬼穀道術中的『擎靈陣法』,我將其規模縮小,並且結合自己對於靈能力的運用,成為了現在的招式,嗯……姑且命名為――『超載』。」

「雖然不是很明白你說的這些玩意兒,但看起來你耍的花招也不過如此。」

貓爺無奈地聳肩:「是啊……我也沒想到,即便是用上了這些,堪堪與你打個平手罷了,但是……」他的手術刀又一次出現在了手上:「經過這段時間,我用一些餘力去修復了靈魂武器。」

博伊卡冷哼一聲,握緊拳頭:「差不多該做個了斷了。」

兩人心中都清楚,勝利的天秤已逐漸向貓爺這邊傾斜,相形之下,貓爺的綜合能力無疑更強,並且擁有許多出色的回復手段;而博伊卡,縱然他能這樣打上一天,但繼續消耗下去,他與貓爺的實力也將此消彼長,拉開差距。

「是啊,再拖下去,你就會變成無趣的對手了。」貓爺笑著道。

博伊卡也笑了:「真是個狡猾的獵物……」

他們雙雙大笑起來,笑聲又幾乎在同一秒鐘停止。和這場對決剛開始時一樣,他們的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並以爆炸性的速度在兩人距離的中點相遇,可這一次,卻是截然不同的結局。

博伊卡的拳頭擊中了貓爺的左肋,貓爺的手術刀刺入了博伊卡的鎖骨,除此以外,還有一道綠紫相交的光束,從極遠處的煙塵中竄出,用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同時貫穿了兩人的胸膛。

博伊卡的心臟被穿透,瞬間焚燒殆盡;貓爺的運氣好些,只是肺葉被擊穿,還不至於當場斃命。兩人倒在了地上,鮮血從口中噴涌而出。

「我早該看出,你這條狗是養不熟了。」艾倫從陰影中走來,手持那把怪異的手槍:「不過你死前也算物盡其用了。」他像對待垃圾一樣,一腳踢向了博伊卡的光頭,其實這舉動也已經毫無意義,因為俄國佬所有的生命體征都已停止,貓爺在他身上已感覺不到靈魂的存在,這只是一具死不瞑目的屍體罷了。

「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這就是和我們兄弟作對的下場!」艾倫歇斯底里地吼道:「為什麼你們這些蠢人就是不明白?臣服遠比反抗容易!這個世界永遠是屬於強者的,在任何地方都一樣。即使是我們腳下這片土地,所謂的民主櫥窗,自由樂土,這規律依然是不變的。法律都是有權勢的白人制定的;政治必須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之上;得到國際社會尊重的方法就是強大的軍事科技能力,是武力!

只要你有足夠的智謀和武略,犯罪組織也可以合法化!可以從暗處影響這個星球的歷史進程!」他走到貓爺面前蹲下,用槍口抵住貓爺的太陽穴:「你們這些小人物所扮演的角色在時代的舞台上簡直不值一提,卻個個自以為能夠改變世界!到處都有你們這種人存在,但你知道逞英雄的傢伙一般會是什麼下場么?」

一隻手按在了艾倫的臉上,正好遮住了他那驚愕的表情,下一秒,這胖子被貓爺單手摔飛,撞在了路邊的一輛車上,汽車斷成兩截,轟然爆炸。

「知道那種用槍指著帥哥,然後開始長篇大論的反派最後一般會是什麼下場嗎?」貓爺站了起來,胸前的傷口還在流血,不過背後的窟窿已然癒合了。

艾倫從火焰中走出,毫髮無傷:「在和博伊卡打了那麼久以後,竟還能有這種戰力,今天不除掉你,以後定是心腹大患。」

「可惜啊……這世上比我強的人實在太多了,縱然你大腹便便,我看那點兒心腹也裝不下。」

艾倫冷哼一聲,舉槍便射,那詭異的光束再次出現,但貓爺卻突兀地消失。

「本來這是一次不錯的較量呢,但你卻偏偏在最精彩的部分進來攪局。」貓爺的手術刀已挪到了艾倫的頸側,他的聲音也在此刻響起。

艾倫的視線下移,眼前的一切像是慢鏡頭,猩紅色的刀鋒割開了自己的皮膚,緩緩嵌入肉中,撕開血管,甚至是骨頭……

他橫移了一步,逃開了致命的威脅,但脖子上一條狹長的口子不住地湧出鮮血:「為什麼……你變得比剛才還要快……」

「嘿嘿嘿……這麼明顯的事情難道你都沒看出來嗎?」這猥瑣的笑聲一出,誰都知道是伍迪駕到了。

艾倫單手捂著脖子,一路退到了街邊,倚牆而立。貓爺這突如其來的一刀顯然已割破了他的動脈,鮮血如泉涌一般從艾倫的指縫間噴出。

伍迪舔了舔嘴唇,似乎鮮血激發了其食慾似的,他推了推泛著白光的眼鏡道:「脊椎動物支配肌肉的外周神經在很大程度上會受情緒影響。適當的壓力、性興奮、高度的集中力,或者……憤怒,都可以提高人類身體運動機能所能達到的極限。」他笑道:「嘿嘿嘿……你太過自信了,艾倫。視線可以追上,並不代錶速度就可以追上,如果剛才不是用槍,你本人上前是無法偷襲得手的。再退一步講,如果博伊卡處於巔峰狀態,你縱使用導彈轟過去,他也能一腳踢飛,就像你第一次用槍偷襲貓爺時,攻擊被博伊卡一手掐滅一樣。」

貓爺接過伍迪的話頭道:「我目前還不太清楚你的能力是什麼,但單純論速度和力量,你肯定不及博伊卡和我。我真的很費解,是什麼讓你認為,剛才的黑槍就能一箭雙鵰地把事兒給辦了?萬一你沒有一槍殺死博伊卡,他絕對會立刻回過頭來把你撕了。」

艾倫硬是擠出一絲笑容,嘴裡拌著血沫道:「呵呵……確實是失算了,應該等你們兩個有一方被打得無法動彈了再出手的……不……不對……我出手的時機沒錯,那是可以同時重創你們二人的絕佳機會,至少可以殺死你們其中之一。只是……我的襲殺對象錯了,我應該瞄準你的心臟,而不是博伊卡的……你遠比他要難對付。」

伍迪的食指朝上畫著圓圈:「說得很好,可惜你明白得太晚了,如果你剛才的一槍是射穿貓爺的心臟,打穿博伊卡的肺葉,此刻說不定他們二人都已在地獄辦入住登記手續了。」伍迪的手指停下,朝著艾倫一指,用一種脫口秀節目主持人般的口吻道:「但對已經過去的事情做假設,沒有任何意義不是嗎夥計?」

艾倫的笑容越發猙獰,他的動脈依然在流血,按照這個量看來,現在送去搶救估計也來不及了:「你剛才說不知道我的能力?」他盯著貓爺道:「我可以告訴你,我根本沒什麼能力,我不是超能力者,不是靈能力者,沒有進行過基因改造,也不是任何超自然的妖魔鬼怪。

我和弟弟不同,他生來就擁有天神般的超能和智慧,而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普通人。只不過……我的神經系統在一次小小的『事故』之後,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所以……」他扔掉了手槍,蹣跚地前進了幾步,鬆開捂在傷口上的手,雙臂奮力抱住了一根支撐交通信號燈的鐵杆:「所以我可以這麼干!」

頸側的血液奔涌著,艾倫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他用略顯笨拙的身影拔出那根大鐵杆,他的半邊衣褲全都染紅,卻毫不在乎,只是拖著手中的「武器」,一步步向著貓爺靠近。

貓爺的呼吸再次趨於平穩,這說明他肺部的傷勢基本已經恢復,他又擺出了頹廢的神情,看著眼前這可笑的景象:「提升腎上腺素是嗎……你應該知道,就一個『普通人』來講,現在你的行為會給自身帶來不可預估的傷害和反噬。」

「啊!!!」艾倫大喊著,揮下了鐵杆。

但這重量級兇器卻被紅色的光芒撕成碎片,根本傷不到貓爺分毫。

「這就是你的回答嗎……」貓爺竟露出了一種同情般的笑容:「那把槍,和你身上的衣服,應該已是你們子夜的最高科技力量了吧。呵呵……防火、防爆、防衝擊、還能殺人於千里之外。我覺得你減減肥,完全可以成為蝙蝠俠的。」

艾倫又抓起了路邊的一輛卡車,朝著貓爺扔了過去,貓爺輕鬆地躲過,他背後的接道卻被炸得火光衝天。

「看來你對神經系統變異后的運用還是太弱了,僅僅是腎上腺素和動態視覺的提升而已。如果是我的話,至少可以提升全部的五感,並且能在一定程度上對別人產生感官上的精神干擾。」貓爺整理著領口,似是在閑談一般,對艾倫的作為滿不在乎。

艾倫的視線和意識都逐漸模糊起來,他流了太多的血,並且在同時進行著超負荷的戰鬥,恐怕貓爺不去理他,他也很快就會昏迷、死去……

在這一刻,艾倫眼前浮現了一些什麼。

那是一條骯髒的小巷,兩個瘦小的身影,白色的雪,紅色的血,驚恐的眼神,傾塌的碎片,一切都在爆炸聲中戛然而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流淌的血

9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