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打工仔威廉

第十九章 打工仔威廉

紐約生的「時代廣場血色午後」事件在美國政壇以及民間造成了不亞於911恐怖襲擊的重大影響。全世界的媒體都圍繞著這件事報導了好一陣子,不過王詡和貓爺這兩個身處風暴中心的傢伙卻像沒事兒人一樣,當天晚上就乘著專機回國了。

經過數十個小時的飛行,他們終於回到了S市,王詡一下飛機就直奔燕璃的住處。到了地方,他也不顧驚世駭俗,一躍就飛上了八樓陽台,還自欺欺人道:反正現在才早上五點,路人不多,肯定沒人看見我。

他來到落地窗前,正要破窗而入,結果有人恰好在這時從屋內拉開了窗帘。

王詡的表情瞬間僵住,屋裡的人竟是尚翎雪。

她用惡少調戲良家婦女一般的眼神望著王詡,又以一個十分嫵媚的姿勢俯身打開了地上的插銷,緩緩拉開了落地窗。

「這麼著急過來,想幹什麼呀?」她微笑著拋出了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王詡結結巴巴地道:「你怎麼在這兒……」

「燕學姐的靈識一出現我就過來了,一直陪著她呢。」尚翎雪往前湊了幾分,「怎麼?察覺不到我的靈識就覺得我肯定不在是吧?我要是真不在這屋裡,你又準備幹什麼呀?」

王詡話都快不會說了,冷汗嗖嗖從額頭冒出來:「我我我……我……我是來……是來……」他忽然換了個表情,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誒?是啊……我這麼著急過來是為什麼啊?」

這下尚翎雪不笑了,她冷哼一聲:「她在屋裡,還沒睡醒,你想幹嘛幹嘛,我要走了,再見。」最後那兩個字是一字一頓,將其不爽的情緒表現得淋漓盡致。

王詡擋在她面前:「我就跟她打聲招呼,報個平安。」

尚翎雪才不理他,一手把他往旁邊推去,自己則往陽台方向走,看來她準備走空中路線離開。

王詡接著剛才的那句話:「然後,我要和你單獨談談。」

尚翎雪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結果看到王詡的臉上堆滿了淫蕩又得意的古怪表情。

「雖然我們彼此無法探查對方的意識,但反正你也沒臉沒皮的,什麼話不能說出口啊?非要擺出這種下流表情來解釋自己的內心活動嗎?」

王詡聞言一怔,收起那副嘴臉,隨即湊到尚翎雪耳畔低語了兩句。

對方回道:「這就對了,你早說嘛。」

王詡嘿嘿點頭傻笑:「那咱談妥了?」

尚翎雪也學著他的語氣,邊點頭邊笑盈盈地回道:「呵呵……信不信我騸了你?」

…………

日子就這麼繼續著,轉眼一個月過去了,新聞媒體上關於紐約事件的報導也相繼停止,畢竟那終究是外國人的事。

王詡則回到了學校,憑藉貓爺為他炮製的《十五世紀歐洲宗教陰謀與專政》一文,順利混上了二年級……

這個月總體來說比較太平,埃爾伯特甚至都沒找他去幫過手,此舉讓王詡心中甚慰,這個洋徒弟總算能夠獨當一面了。那自己就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建設未來3P大業的計劃之中……

兩位美女對王詡的態度仍是若即若離,今天還依偎在你的身邊,明天也許就會翻臉,後天再若無其事地過來捏捏你那張疲憊的?臉,總而言之,結論是,女人真是善變。

有時王詡會想,我找個沒人地方,隨便推倒一個試試反應又怎麼樣?但他也就停留在想想的階段,真要讓他使用暴力手段,他又捨不得,那倆姐們兒都是他的剋星,不哭不鬧,照樣能把他攥在手心兒里。

秋天很快又來了,王詡很喜歡這個季節,也說不上是什麼理由,或許單純是因為這天氣不冷不熱吧。

某天中午,王詡在食堂吃飯,他一手端著勺子,獃獃地望著前方。他看見遠處齊冰和喻馨郎情妾意地路過,尚翎雪和燕璃故意坐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談笑甚歡,一副基情四溢的百合景象。

再看看自己,雖然全校都以為他享盡齊人之福,其實本質上和孤家寡人又有什麼區別?

「哎……」王詡深深嘆了口氣,然後起身,出門,跨上自己的老爺自行車,朝著靈異偵探事務所出了。

半小時后,他來到了熟悉的黑貓酒吧,熟悉的門牌上寫著東方路13號,拐進旁邊那熟悉的小巷,在一根熟悉的路燈桿上用鐵鏈拴住自己的老爺車,低頭向正在自己腳邊撒尿的那條熟悉的狗打招呼:「壞狗!!」

走上熟悉的消防樓梯,來到了熟悉的門口,靈異偵探事務所的刺眼字樣,讓自己泛起一陣熟悉的蛋疼感覺……

推開門,裡面是熟悉的髒亂壞境,和一個熟人――埃爾伯特。

不過王詡又看見了另一個人,他幾乎脫口而出:「你怎麼在這兒?」

威廉癱坐在沙上,眼神渙散,頹廢異常:「勤工儉學。」

王詡轉頭對埃爾道:「這怎麼回事兒啊?」

埃爾答道:「他在這裡打工啊。」

「你這是要死啊……」王詡這句也不知道在對誰說。

威廉用木訥的表情回道:「上次從加拿大回來以後,一到晚上能感覺到有許許多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在外面徘徊……有光的地方還好些,那些荒廢的宅邸、漆黑的走廊……」

「行行行……我明白了,靈識初步覺醒嘛。」王詡打斷道:「說重點,怎麼你就成打工仔了呢?」

「話說自從一遇到你們開始我就倒霉啊……被迫和鬼玩遊戲什麼的……接受精神治療什麼的……去酒店的牆壁里挖屍體什麼的……在加拿大被抓到鬼鎮什麼的……

這些還都不算慘的。前一陣子剛回國,家裡又出事兒了,老爸被停職雙規,鋃鐺入獄,雖然還沒最終宣判,但估計有生之年可能是出不來了……我老媽死得早,現在這個比我也大不了幾歲的后媽,貌似是想攜款潛逃之類的,後來在逃亡中被警方現,結果在駕車逃避追捕時側翻,當場就咽氣兒了。

我現在是家徒四壁,負債纍纍,女朋友已經跟我分手,學校里那幫酒肉朋友自然也都視我為洪水猛獸,敬而遠之。別墅啊跑車啊什麼的,都是泡影啊!浮雲啊!還好我這個學期的學費提前繳過了,要不然以我現在的狀況,沒有學校食堂和寢室存在,我去要飯都有可能。」

王詡摸著下巴道:「嗯……家道中落確實是挺可悲的,但是到本事務所來打工,恐怕是一種雪上加霜的自殺行為……你看咱這個單位像是那種按時工資的組織嗎?」

威廉卻道:「我也無所謂了,明年的學費掙得出來就掙,掙不出來,就退學吧,我已經決定以後就在這兒幹了。」

王詡笑道:「哦?沒想到你一個紈絝子弟,竟能有這番覺悟。」

貓爺的聲音從王詡身後傳來:「享盡人間富貴,歷經世間疾苦,大起大落,方能大徹大悟。」

「你丫不在學校值班,跑來這兒幹嘛?」王詡問道。

貓爺徑自走到沙前坐下:「你下午能翹課,我就不能翹班嗎?」

王詡對這不負責任的上班族無力吐槽,繼續剛才的話題道:「難怪最近埃爾沒怎麼找過我,看來威廉還是能派上點兒用場的嘛。」

威廉道:「我在靈能力方面的天份並不高,到現在靈識還只是停留在可以觸碰道鬼魂的地步,其實幫不上什麼大忙。」

王詡道:「我只有一點不懂,我們這行的危險你也看到過一些了,前途也是不言而喻的。以你現在的情況,如果找個正經地方打工,混幾年,等到大學畢業,用翔翼的文憑想找什麼工作都行啊,到時還清債務也並不困難吧?有必要將狩鬼當成終身職業嗎?」

威廉笑道:「真好笑……」他抬起頭:「那些平日里和我一起花天酒地、稱兄道弟的人,現在都像躲瘟疫一樣遠離我;而你,我眼中的天下第一混蛋惡霸,卻在考慮我的安全和前途?」

王詡聳聳肩:「我是就事論事,給你些中肯的建議,當然了,狩鬼這個火坑,你願意跳進來,我也絕不攔著。」

「照我說這是一種非常純粹的,S對萌生的同情。」貓爺補充道。

「你不說話會死啊!」王詡道。

威廉回道:「我這一無是處的二十年人生中,最正確,最讓自己的自豪的決定,恐怕就是加入這行了,我絕不會後悔的。而且現在想來,過去一年這種種事情,也是命運吧。」

王詡道:「那很好,既然事情定下來了,你就拜我為……」

埃爾伯特道:「我已經是他的引薦人了。」

「你這德國鬼子下手還挺很快啊……」

埃爾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我已擺脫萬年小弟的命運了,哈哈哈哈!」

…………

四個男人就這麼聚在一起閑扯了一下午,該上課的沒上課,該上班的也沒上班。

貓爺在傍晚時第一個離開了,班可以不上,但家得按時回。

剩下三人一塊兒出去吃了廉價的晚飯,喝了點兒小酒。其實王詡這傢伙酒量特差,基本上只能喝啤酒,兩瓶下去就是極限了,剩下都是威廉和埃爾伯特在解決。

十點過十分,天色如墨,王詡和威廉在大排檔和埃爾道了別,兩人決定走路回學校。

秋天的晚上,總有那麼幾分涼意。

「阿嚏!」威廉打了個噴嚏,用袖子抹抹鼻子,抱怨道:「這天還真是說冷就冷啊,才十月份呢。」

王詡若無其事地回道:「哎……菜鳥就是菜鳥,還沒現咱們已經走進鬼鏡了嗎?」

威廉瞬間一個激靈,酒醒了大半,「什什什麼?」

「你這麼膽小,還怎麼抓鬼啊?」王詡仍舊從容不迫。

「我這人就這樣……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呵呵……也就是說,你害怕歸害怕,但辦事兒也不含糊是吧?」王詡笑道:「我忽然有了個好主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打工仔威廉

9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