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嚇鬼

第二十一章 嚇鬼

威廉猛地回頭,他也看到了那輛巴士,同一輛!從同一條單向道開了過來,他知道,一切可能都要來不及了,厲鬼的手段越來越肆無忌憚,說明聞雨的意志力和生命力都已到了油盡燈枯之時。

「聽著,聞雨,我不管你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這些都是幻覺,你不要害怕,好好冷靜地想一想,想想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究竟是誰?

記住你自己才是真實存在的!如果你想起任何一件事,就請你相信我,握住我的手。」

巴士開始加速,司機顯然已把油門踩到了底,不需十秒,就會撞上威廉和聞雨,到時兩人無疑是在劫難逃。

聞雨的腦子很亂,所有的記憶都成了碎片難以收拾。她不可能在此時冷靜下來思考,陰沉又極富煽動力的鬼魂低語卻不斷在其耳畔響起,覆蓋掉了威廉的說話聲。眼前儘是恐怖的景象,頭又疼得厲害。她終於支持不住了,跪倒在地上,雙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緊閉雙眼,期待一切都只是一場夢,當自己醒來時,只是躺在家中那張舒適的床上。

「家?對了,家!」聞雨猛然睜眼,記憶中,家的樣子逐漸清晰起來,那個地址……地址是……

她終於記起了關於自己的一件事,那就是住在哪兒。耳邊的竊竊私語在這一刻忽然消失了,眼前的威廉也成了原來的樣子。聞雨毅然伸出手去,抓住了威廉,巴士也在這一瞬間來到了他們的咫尺之遙,以超過每小時一百公里的速度撞了上來。

白光,強烈的白光。聞雨不知道這光源究竟是巴士的車燈,還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隧道。因為太刺眼了,她也無法睜眼去確認。

過了許久,這光漸漸消失了,周遭彷彿又回到了無盡的黑暗之中。孤獨與無助又侵佔了聞雨的心,很快隨之而來的就是恐懼。

一雙手忽然搭在了她的肩上,聞雨本能般地一陣哆嗦,好在威廉的聲音很快響起:「你沒事吧?」

聞雨睜開了眼睛,眼前是威廉的臉,威廉見她呆,又搖晃了她兩下:「喂!你沒事吧?」

「沒……沒事。」聞雨看了看四周,天上的月光被烏雲遮去大半,能見度非常低:「這是哪裡,怎麼這麼黑。」

威廉鬆開她,翻了翻自己的上衣口袋,然後拿出了一個手電筒,並且打開:「我也不知道。」他照了照四周,隨即咽了口口水:「好像是片墓地……」

聞雨順著手電筒的圓光看去,真的看到了一排排密密麻麻、排列整齊的墓碑。她嚇得驚叫一聲,抓住威廉的胳膊,靠在了他身上:「我怎麼會到這裡來的?」

威廉又用手電筒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再用靈視確認了一下,至少百餘米內暫時沒有那種隨時會撲上來的猙獰惡鬼存在,他稍稍鬆了口氣,「我想,你已經在這個地方徘徊一個星期了。」

想到之前威廉所說過的話,聞雨現在也基本相信了:「你是說……我一個星期以前就在這裡……撞鬼了?」

威廉道:「應該不會錯的,看你身上衣服髒的程度,還有……嗯……味道,一個星期正好。」他說這話是很有自信的,從埃爾伯特身上,威廉已經成功觀測出一到十五天不洗澡的各種狀態了。

聞雨低頭看了看自己,又嗅了嗅右手袖口,不由自主臉紅起來,一個女生,這副樣子確實蠻尷尬的。此時她的記憶已經逐漸恢復,回憶起來,在陷入混亂的鬼境中以前,最後記得的事情就是穿著現在這身衣服在街上走著……

威廉看著她神情的變化,對其想法也猜到了七八,於是清清嗓子,轉移了話題:「你應該是陷入了某種意識禁錮當中,幾天來一直在這個墓地里遊盪著,但無論白天黑夜,別人都看不到你,你的靈魂也並不完全留在自己身體中,而是存在於……」

「那個車站!」聞雨接道:「我記起來了,這個星期,我像是在反反覆復做同一個夢。在那個車站等車,然後上那輛巴士,我也不記得到底要乘多久,總之每次到了那棟10號樓,我就會自己下車,接著就走進去……再後來……」她沒有說下去,因為記憶到這裡就中斷了,停頓了一下,她繼續道:「再後來……我又會出現在那個車站!覺得很累、頭很疼,然後渾渾噩噩地循環做著這些。」

威廉回道:「你會覺得累,是因為本人的身體已經一個星期沒有休息了,頭疼則是意識方面的消耗,這些鬼魂就是用這種方法,等到你的身心完全沒有抵抗能力之時,也就是今晚……殺死你。」他說著,將手電筒的光停在了一處。

聞雨順著手電筒光照的地方看去,那是一個空的墓室,正上方用鮮紅的油漆畫著一個阿拉伯數字:10.

這一刻,她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翻了個遍,一股寒意遍布全身。聞雨明白了,如果今晚沒有遇到威廉,或許,那會是她最後一次走進「10號樓」,當意志和生命力消耗殆盡時,現實世界中的自己,就會躺在那裡面,變成一具真正的屍體。

威廉道:「我們走吧,你跟著我。」

聞雨默默點頭,把威廉的胳膊抱得更緊了,彷彿這是她眼中僅存的一根救命稻草。

威廉也很害怕,但還是故作鎮定,用不快不慢地速度尋找著離開此地的道路。寒意和肩上的壓力都未消失,因此可以確認,厲鬼,或是厲鬼們,仍然存在於周圍,就在那目力不可及的黑暗之中潛伏著,它們並未放棄這已經到了嘴邊的獵物,絕不甘心人就這樣被威廉救走。

但奇怪的是,威廉竟未花太多時間就帶著聞雨走出了鬼境,回過頭還可以看到身後那墓園的入口,陰森森地屹立在黑夜中。

不過當他們走出來后,同時覺得身上的壓力一輕,月亮也在此時從烏雲後面露了出來。

「這裡……是郊區嗎……」聞雨看了看路牌,「可我記憶最後停留的地方,並不在這附近啊。」

威廉回道;「這很好解釋,你遇到鬼的地方肯定不在此處,但你卻像行屍走肉一樣,在自己不知情的狀態下一路走到了這裡。」

聞雨點點頭,光是聽著話都泛起毛骨悚然的感覺。忽然,她兩腿一軟,差點兒倒在地上。

威廉趕緊扶住她:「你不要緊吧?」

「對不起……突然……好累……」其實聞雨剛才那十幾分鐘的表現基本屬於迴光返照,她的身體狀態早已是強弩之末,此刻逃離鬼境,精神上鬆懈下來,沒想到險些昏厥。

「別怕,我們已經安全了,我馬上送你去醫院。」威廉二話不說把人背上,在馬路上小跑了一段,拐上了一條主幹道。到了這裡,街兩旁已能看到民宅和店鋪了,路燈較多,街上也能看到三三兩兩的汽車行駛而過。真的很難想象距離這兒幾條街外就有個如同鬼門關一般的墓園入口。

能再次回到自己熟悉的、喧囂的城市中,聞雨心生出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接著,她的意識逐漸模糊,直至沉沉睡去……

…………

一條漆黑的小街,忽明忽暗的路燈旁,有一個車站,站牌下有個青年在等車。

末班巴士緩緩駛來,停在了那青年的面前。

司機打開了門,那小夥子走了上來,一身酒氣的他既沒有刷卡也沒有投幣,而是雙手抓住投幣箱,對準箱口進行了一次非常暢快的嘔吐……

吐完以後還大搖大擺地走到車廂中間段靠窗位置,一屁股坐在了老弱病殘專座上。

兩秒后,司機居然若無其事地關上了車門,道了一句:「都坐好,開車了。」

也不知這巴士行駛了多久,整輛車上的乘客都逐個站了起來,緩緩逼近了那個男青年。他卻像毫不知情一般,一手枕著頭,歪著脖子看窗外。

過了一會兒,毫無徵兆的,司機減速,停車,熄火,然後從駕駛座站起,往車裡走來,走到了所有乘客的最前列。

王詡終於停止了呆,回過頭去,用平靜的眼神望著這一車惡鬼。只見它們個個皮膚焦黑,七孔流血,雙眼翻白,十指如鉤,硫酸般的涎水從嘴角流淌下來。

「今晚諸位沒能吃到那位美女,想必都十分失望吧,畢竟這道菜你們都耐心等了一個禮拜了。」王詡用幸災樂禍的語氣道。

那位司機大哥回道:「我知道你有點兒本事,你一直在暗中保護那兩個人,幫助引導他們逃脫。」他將臉湊近了,露出自己的獠牙:「所以今夜就更不能讓你離開了。」

「哈?」王詡忽然換上了一副地痞流氓相:「你很囂張啊!故意惹老子生氣是不是?」他噌地一下站了起來,抓住了鬼司機的領口:「我本來是想測試一下菜鳥的反應,等他驚慌失措、束手無策之時,我便從天而降,來個英雄救美。結果呢?!!」他瞪著那厲鬼:「你說你怎麼這麼廢啊!你是不是厲鬼啊?!你怎麼混的啊?!我還以為你這種會用『聯鬼境』的是個狠角色呢!沒想到我稍微出點力,你就讓他們給跑了啊!」

圍著王詡的一圈鬼全都震驚了,他們皆在思考一個問題:這傢伙究竟是哪邊的啊?!你這是在暗中為給我們加油嗎?!

王詡用那雙布滿血絲的雙眼,露出一個足以嚇死鬼的眼神:「現在威廉那小子抱著妹子撤了,地址、電話,沒準兒連三圍都瞭然了!過幾個小時再順便見一下家長,這就齊活兒了!沒準過一陣子警方還給他頒個好市民獎什麼的!沒準還有獎金什麼的!我勒個……」他似乎氣得快說不出話了,最後從牙縫裡又擠出一句:「說!你想怎麼死!」邊說還邊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掐得鬼司機快要魂飛魄散了。

鬼司機真的很想告訴回答:「我已經死了……」但他說不出話來,周圍那群厲鬼也沒有一個動彈的,它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是動不了了,無能為力。

直到這一刻,巴士上的鬼魂們終於明白了,此人渣絕不只是「有點兒本事」,而是神通廣大、大巧若拙,他已到了能夠十分隨性地遊走於人鬼兩界的恐怖境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嚇鬼

9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