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儘是徒勞

第二十九章 儘是徒勞

「不……不是吧……」威廉說話都打結巴了:「這種場面下我有插手的餘地?」

正當他還在驚訝之際,那邊奧西里斯突然朝天怒喝一聲,一股眾人所不識的巨大能量從其身上升起,薰天赫地的黑色詭能直破九霄,隨即化作了一片巨大的、狀如漩渦的漆黑烏雲。數秒過後,滂沱的「冥雨」驟然降下。天空中落下的每一滴黑色水珠,都象徵著死亡的力量。

貓爺轉過頭,對小柳道:「勞駕,請調整一下這惡劣的天氣。」

這乍聽之下是不可能的指示,柳傾若卻也沒說辦不到,只是冷哼一聲回道:「自說自話地指揮起來了呢……」話雖如此,她還是抬起頭,望著天空,使出了塌縮。

一聲沉悶的怪響過後,雲消霧走,夜空中一片晴朗,如宇宙爆炸的逆向過程一般,所有的一切全都被壓縮成了一個極小的奇點,化為烏有。

但那些已經降下的黑水依然在飄落,看來是無法阻止了。

「自從和你們相遇以後就總是遇到超乎想象的強敵呢,這次又是什麼?冥王?」齊冰用那一貫的冰冷語氣淡定出場。

天空中落下的每一滴水都變得越來越慢,然後全部化為了黑色的冰晶,接著,這些被凍結的冥雨完全無視萬有引力,調轉方向如子彈般朝高空飛去。

埃爾伯特雙手插袋,形同散步般跟在齊冰身後出現,此刻他抬起頭輕鬆地說道:「把大氣層當成焚化爐用嗎?哎……自然系就是方便。」

奧西里斯不屑地道:「凡人……來再多又如何,就算你們能阻止冥雨,也難逃最終的命運。」

「過來,聽好了,我跟你解釋一下你的靈能力……」貓爺勾著威廉的肩膀,完全無視奧西里斯賣力的嘲諷,自顧自地開始了解說。

這下連奧西里斯都想吐槽了,這幫人簡直就是目中無神,居然當著我的面商量起戰術來了,當我是團副本BOSS啊?

奧西里斯此刻算是想通了,和他們耗下去也沒什麼意義,這群人渣跟三千年前的愚民不一樣,那時的凡人對自己是萬分敬畏的。但眼前的狩鬼們,顯然根本就不怕自己,想要在他們的心中烙下恐懼的烙印,唯一的辦法就是絕對的武力。

「先,你要認清自己靈能力的本質。」貓爺說道。

威廉想了想:「我感覺上,是種拋東西特別準的能力。」

「不,完全錯誤,半個月前我就告訴過你了,沒事兒的時候多研究研究,哎……連自己的能力是什麼都搞不清楚,我當時才想了兩分鐘就明白了。」

旁若無人的聊天就這麼展開了,奧西里斯也放棄了威嚇他們的念頭,所以直接就沖了上來,對著這兩人一拳砸下。

王詡和陸坤雙雙消失在原地,瞬間便來到貓爺和威廉的身前,各出一掌,迎上了奧西里斯的拳頭。

身形如巨人般高大的冥王,看似普通的一拳就足以打出地崩山摧之威力,而王詡和陸坤的實力也絕非等閑之輩,他們還真就將這一擊給擋住了。

在場的基本都是高手,心裡自然明白,也就是王詡和陸坤二人可以單純靠身體能力去接這一擊,換做其他人恐怕就是一個粉身碎骨的結果。

「我說老兄,你還可以啊。」王詡對陸坤道。

「你也挺厲害的。」陸坤回道。

「從你之前那招熾妖燃的威力來看,超能力估計是沒戲了。」

「那麼你的神雷翦應該也可以宣告靈能力同樣無效咯?」

「哈哈哈哈……」王詡狂笑起來。

「呵呵呵……」陸坤也笑了。

奧西里斯很驚訝,不僅是因為他的拳頭竟被兩個凡人徒手擋下了,更讓他毛骨悚然的是,這二人在得知自己的能力全都無效以後還笑得出來?

「那就只好用拳頭了!!」二人異口同聲地喝道,然後又一次做了相同的事情。他們踩著奧西里斯的手臂飛奔而上,躍起空中,沖著冥王的臉揮拳便打。

奧西里斯的反應也是神速無比,他舉起另一手護住臉部,用手掌擋住了兩人的正拳。

拳掌相觸時,宛如白刃相接,鏗鏘有聲,一股氣浪以穿雲裂石之勢爆開,王詡和陸坤被衝擊力震得倒飛而出,冥王卻只是倒退數步而已。

「太可笑了,人類想依靠和神較量嗎?」奧西里斯心中雖有些暗暗吃驚,但卻也是有恃無恐,以其九柱神的特性來講,這個時空中的超能量,即便強如熾妖燃也已無法傷害他了;而依靠純粹的體術去和他較量,無異於小貓打老虎,你們當自己是奎爺還是聖鬥士,想打死冥王?

可王詡這瘋子理都不理他,剛穩住身體,立刻疾速殺回,一招黑狗鑽襠,切入對方防守死角,然後便是一記犀利無比的凌空上鞭腿,打了奧西里斯一個措手不及。

這足以一劍封喉的超強、超突然、超下流殺招,逼得奧西里斯不得不往後高高躍起進行閃避。

正待他剛剛浮到空中,立足未穩之際,陸坤掌呈虎爪,勢若脫兔,獵鷹撲食一般襲向奧西里斯的眼睛。

「卑鄙的螻蟻!」奧西里斯怒吼著,一掀胳膊,狠狠劈中了欺近的陸坤。

「他太快了,兩個人還不夠。」陸坤平靜地說著,雖然偷襲沒有得手,但他只是曲起手臂便阻住了奧西里斯的手刀,看上去並未受什麼損傷。

「好吧……既然來都來了,那我也活動活動。」埃爾伯特不知何時來到了奧西里斯的下方,說話之間,他便抬起頭,腳下一踏,整個人如炮彈般竄起。

當其身形由模糊再次變得清晰時,恐怖至極的一拳已經揮出,擊打的位置是奧西里斯的腳底板……

人的身上有很多無法鍛煉的地方,被稱為弱點,俗稱軟當,比如腋下,胯下,腳底,脖子,眼球等等等等。

奧西里斯曾經也是個人,即便現在他的幾乎已成金剛不壞之身,但這三個下流的混蛋依然能打得他膽戰心驚,防守時如履薄冰一般,處處險象環生。

只要一不留神,就會像現在這樣,被埃爾狠狠陰一招……

此刻奧西里斯的感覺,打個比方就如同……奮力一跺腳,結果踩到了一枚釘子,而且這釘子比筷子還長,還整根都插入了自己的腳心。那股強勁的穿刺力一路往上直達自己的膝蓋。

「啊!!!」奧西里斯狂吼一聲,低下頭,口中忽然噴出一道黑色的能量衝擊,轟向剛剛收拳的埃爾伯特。

可在這瞬息之間,又生異變,一把劍的劍鋒悄然移到了奧西里斯的頸側,那是原水神劍。

「有這種事!」奧西里斯心中大驚,立刻朝旁邊逃開,他的攻擊也因此偏離了埃爾的所在。

「可惜,就差一點點。」水雲孤頗為懊惱地搖頭。

奧西里斯卻是嚇得三魂丟了七魄,心道:他是何時靠近我的……還有他手上那劍是什麼?凡人居然擁有這種可以屠神的利刃。

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奧西里斯這時才意識到,圍攻自己的這群凡人全都是怪物級別,想要速戰速決是不可能的了。如果拖延下去,勝負尚未可知,不過尤先生是遲早會從冥河之底爬上來的。

雖然不知道這胖子在這個世界扮演什麼角色,但掂掂自己的斤兩,恐怕是惹不起他的。一旦展成持久戰,這群怪物和那個胖子一塊兒上,恐怕自己得交代在這兒了……

想到這裡,奧西里斯便決定要跑,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說到底,他和東方的狩鬼也是無冤無仇,沒必要拼得你死我活,而那個魔王之眼顯然是個硬點子,一時半會兒絕對啃不下來,放著以後再說吧。

於是,這方才還認為自己稱霸世界指日可待的冥王,突然施法,使地面裂出一道噴涌著黑水的巨口,然後飛身躍入了其中。

「逃跑了?」王詡道。

這確實出乎了眾人的意料,但卻有一個人,用他一貫的頹廢口吻,用那一切盡在掌握的自信,開口說道:「沒關係,只要還沒跑遠,威廉就可以把他揪出來。」

「啊?」除了貓爺和威廉以外的所有人都愣了。

「來,照我剛才跟你說的試一下。」貓爺對威廉道。

威廉聚精會神地看著那道裂口,靈能力已在運用當中,但其消耗的靈力極小,並沒有什麼驚天的能量波動,也沒有明顯的效果出現,好像是沒什麼用的樣子……

一分鐘過去了,王詡的毒舌正要噴出毒汁時,奧西里斯竟然真的從地面的口子里爬了出來,而且還面露驚惶之色。

「你們究竟做了什麼!冥河怎麼會……」從他的神色看來,已被嚇得魂不附體。

貓爺接著他的話道:「消失?」他陰險地笑了起來:「其實只是看上去消失了而已,暫時的,不過能把你逼出來就行了。」

王詡也徹底驚了,大聲道:「什麼情況!威廉可以暫時地毀滅冥界?」

貓爺捂臉搖頭:「你沒救了……」

陸坤依舊很鎮靜,他就是那種情況越是失控,理智越是清明之人:「他的靈能力很特殊,從我的角度來觀察,他將無形的空間摺疊了起來。」

「有這種事……話說為什麼你在給我解釋啊,那種同情的目光是什麼意思啊喂!」王詡用吐槽斬斷了自己借坡下驢的退路。

威廉抹了把汗,長吁一口氣:「說摺疊了『維度』更加確切。」

貓爺補充道:「從物理角度,維度可以理解為連接兩個同種空間的通路,這熊孩子以為自己只是扔東西很准而已,其實是沒看透這能力的真面目。不過經過本人的點播,他已經可以正確理解並使用了。」

貓爺轉頭看著奧西里斯:「你所謂的冥界,或說那條冥河,只不過是一個並不算大的異空間,充滿了數千年前被你收割的靈魂而已,你還真當自己是什麼冥界之王嗎,哼……充其量最多算一個地方信仰的神罷了,說你是信仰你就是,說你是邪教又如何?」

「啊!!」奧西里斯似乎是惱羞成怒了,張開巨口又想使出能量衝擊,可卻不見有黑色的光束出現。

「還不明白嗎?連力量的源泉都消失了,何來冥界之力供你使用?」貓爺笑道。

「哎呀呀……終於出來了,居然被那樣的偷襲給得手了,看來我也實在是太善良,太沒有戒心了。」尤先生也從地下爬了出來,身上沾滿了殘肢、血漿、冥河之水等等……

雖然他說話的語氣和說出的內容都還算正常,但其眼中卻充斥著壓抑到極限的憤怒和殺意。

「我要感謝今天在場的諸位,你們幫了很大的忙,沒有讓這個小偷和殺人犯得以逃脫。」尤先生的笑容顯得無比恐怖:「現在,由我來處理剩下的事情吧,躲在遠處那五個普通人,還有被嚇暈的公園看門人,他們的記憶我會清理的,這個現場我也會負責修繕,保證和新的一樣。」

他轉過頭對眾人道:「我這就送你們離開,接下來的事情會是很糟糕的回憶,我想你們是不會願意觀看的。」他說著,也不顧別人願意與否,只是打了個響指,在場的所有人都突兀地消失了。

於是,黑夜中,月光下,徒留一個高大的冥神,和一個憨態可掬的胖子。

其實說穿了尤先生和奧西里斯也沒有深仇大恨,只不過是後身處異界時指揮傀儡們盜走了神典,讓自己成功復活罷了。

說實在的,他要是沒有那麼大野心,企圖得到魔王之眼統治人類什麼的,也不會引起尤先生的殺心。

再退一步講,就在剛才,奧西里斯還是有退路的,他只要放棄陸坤,再把神典還了,服個軟,認個錯,立刻走人,這仍然是一條生路。

狩鬼們肯定不至於全球追殺這傢伙,而陸坤和尤先生對這個世界的諸神是有一定程度了解的,他們很清楚,像奧西里斯這樣的存在,在外面撲騰不了幾天,天堂或地獄肯定就派人去和他聊天了。

可是,天下沒有「如果」這種東西,假設只是假設,事實是,奧西里斯犯了最不該犯的錯誤,他把尤先生這死胖子徹底惹毛了,這便成了絕死的局面。

「我……我可以為你效命……請寬恕我之前的冒犯……我只是想……」奧西里斯語無倫次地尋求著最後的生機。

尤先生卻是步步靠近,殺意絲毫不曾動搖。

「等……等等……不要……」奧西里斯後退著。

忽然,他的身體僵住了。

連尤先生也在這一刻停下了腳步。

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出現在了奧西里斯的肩上,他似是一隻烏鴉,僅僅站在那裡,也帶來了肅殺與凄涼的氣氛。

「別害怕,我是來救你的。」黑斗篷下,是一個男青年的面孔,這人竟是高劍。

「謝……謝謝……」奧西里斯剛說完這句話,他的頭顱便和身體分開了。

高劍手中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把黑色的巨大鐮刀,砍頭時竟不沾一滴血。

「將你從無盡的折磨中拯救出來。」他這才算把完整的句子說完了。

尤先生笑了:「呵呵……這是何等讓人懷念的場景,一位年輕的死神,身著黑暗時代的制服。」

高劍回道:「沒辦法,最近這幾個月是非常時期,其實我也很懷念西裝啊,現在這個樣子確實有點?呢。」

尤先生笑里藏著刀:「年輕人,你最好為自己剛才的行為找一個合適的理由,不然我只能教訓你一番來泄泄了。」

「呵呵……理由當然是有的,我可沒打算故意來得罪您。」高劍道:「嗯……這也不是什麼機密了吧,相信您也有所耳聞,某場血祭已經過去,一場遊戲也已落幕,死神們換上過去的制服……」他舉起手,指著天空:「今年的滿月都已不同。」

尤先生略一思量:「那麼……你現在是在收集靈魂,清理城市……」

高劍回道;「是的,剛才一直有凡人在場,我不好現身而已。」

尤先生冷哼一聲,繼而嘆道:「結果是凡人們多管閑事了嗎,其實整件事要是沒有他們的插手,在奧西里斯降臨那一刻,你就會消滅他和他的手下,然後把神典帶來還給我。」

「是啊……您本來只要坐在家裡喝茶坐等就行了。」

「哈哈哈……有趣的命運,總是愛作弄我,難道是在提醒我還活著嗎?哈哈哈……」

高劍微笑道:「那麼,今夜的善後工作,如您之前所承諾的,就由您來完成吧,我先告辭了。」話還沒完全傳進尤先生的耳朵,高劍便消失了,如同他來時一樣,靜而快,不起波瀾。

奧西里斯那龐大的身軀在被高劍斬以後還一直詭異地站立著,彷彿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將其牽引。而直到這一刻,當死神離開了他的肩膀,這無頭屍體才得以摔落在地。

這一幕,像極了一個連烏鴉都懶得理的稻草人,最終在一陣大風中垂頭喪氣地倒下,不知是可笑還是可悲。

首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儘是徒勞

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