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3章 旅程(七)

第1903章 旅程(七)

一艘漾動著夢幻光暈的小型玄舟載著雲澈和雲無心,頗為快速的飛向西方。

為儘可能適應神界的氣息,這幾個月雲澈都是帶著雲無心以身軀遨遊於虛空,但此番畢竟是跨越星域,所以向蒼姝姀「借用」了一艘玄舟,否則到達西神域不知要猴年馬月。

「父親,姝姀阿姨為我們送行時,悄悄送給你的究竟是什麼東西?」雲無心好奇著問道。

「沒什麼,一本她自己寫的菜譜而已。」說完,雲澈順口吐槽了一句:「明明可以以靈魂印記直接傳給我,偏要用這種麻煩的方式。」

雲無心微撇唇瓣:「我才不信你連女人這麼簡單的心思都不明白。」

「唉。」雲澈幽幽吐息:「女兒長大了,有時還真是讓人有些憂愁。」

雲無心向他伸出白白的手掌:「不管,我要看。」

「看吧看吧。」雲澈也沒怎麼猶豫,手掌一推,一部釋放著淺藍光華,用奇異材質製成的書卷飄在了雲無心的掌心。

小心翼翼的翻開,只一瞬間,雲無心的美眸便亮燦了許多,唇間發出難抑的驚嘆:「好漂亮,單單看這些字跡,都是一種賞心悅目的享受。」

何止是字跡……雲澈雖然看似對這本菜譜沒那麼在意,但他心中無比清楚,這裡記載的每一道菜肴,都是蒼姝姀用整整萬載所凝之精髓。

無數次的嘗試,無數次的調整、無數次的潛心……且每一道,都從未現世。

尤其這一個月間,雲澈烹飪的技藝突飛猛進,也愈發知道這本菜譜的珍貴程度……簡直堪比醫道的生命神跡。

「姝姀阿姨人好看,又是神帝,還每一方面都好到超出想象,簡直完美的不真實。」

類似對蒼姝姀的感嘆,這已經不知是第多少次。

她目光戀戀不捨的從蒼姝姀的字跡上移開,看著雲澈道:「父親,我越來越感覺,這世上最好的女子,全都被你給佔據了。」

「不然呢?」雲澈仰起頭,昂然道:「也不想想你爹我是何許人物。」

「不過,你這些誇讚你姝姀阿姨的話,可千萬不要在你千影阿姨面前提及。」

「欸?為什麼?」剛一問出,雲無心便已瞭然,向著父親一眨眼睛:「哦……這個我當然知道!」

「這本菜譜也不要讓她知道。」雲澈伸手扶了下額頭,語氣微帶無奈:「否則她一定會討去看,然後說不定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

「知道啦知道啦。」

————

雲澈從未刻意隱瞞行蹤。到達西神域之時,麒麟帝已早早的等在了那裡,一見雲澈,便率著一眾麒麟快速迎上。

「麒天理恭迎雲帝尊臨,恭迎小公主。」麒天理當先而拜,目光投向雲無心時,將她的相貌氣息牢牢的刻在心裡。

「就知道你會來這一套。」

雲澈從他身邊走過,但並未直接將他趕走,而是淡淡道:「天理,說一說西域的現狀吧,揀重要的說。」

「是!」

麒天理微俯著上身跟在雲澈後方,儘可能精簡著言辭道:「罪龍界已由帝后親自盡數控下,恕下的龍神幼輩也已全部『妥善』安置……」

「螭龍、萬象的不安要素已盡數肅清,虺龍界也已盡在青龍……青妃掌中。」暗暗抹了一下瞬間溢了滿額的冷汗,麒麟帝繼續道:「由青若統領所引的維序署,也已在上位星界延伸八成,中位星界延伸六成……」

龍白死,麒天理便是西神域資歷最高的神帝,他對西神域的了解可以說勝過當世所有人,行事更是極為妥當周全,滴水不漏。

一言不發的聽完麒天理精簡清晰的陳述,雲澈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好,你們去吧。」

「帝上,」麒天理沒有馬上離開,而是躬身道:「您一路之上並未隱下行蹤,老朽擔心會有人為仰帝尊而近擾,更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者會趁機妄施暗殺。」

「以帝上神威,自然無人可近身,只是怕驚擾了小公主。帝上若是不棄,還請賜告去處,老朽會立刻遣人提前肅清道路。」

「不必。」雲澈神色毫無變化:「我此次之行,便是為了帶女兒游觀世間百態,那些可笑的暗殺已遭了十幾次,她都見得乏味了。」

「呃……那……敢問帝上何時去青龍界……小住?」麒天理試探著問道。

他可是很清楚,來西神域之前,雲帝在十方滄瀾界待了足足一個多月!

雲澈卻道:「在南域那邊耽誤了些時間,西域這邊不會停留太久。青龍界便不去了,想來那青龍帝也不想見到我。」

「啊這……」麒麟帝還想再爭取一下。

「無心,我們走吧。」

雲澈抓起雲無心手腕,直接瞬身遠去,留下麒麟帝呆在那裡,幽幽長嘆。

「得主動,得主動啊。」他低聲叨念著:「但讓那孩子主動……唉。」

————

「父親,我們現在去哪裡?」

雲澈看著前方:「……我想先去一趟龍神界。」

雲無心剛想再問什麼,卻從雲澈的聲音之中,感受到了一抹淡淡的哀思。

原龍神界,輪迴禁地。

上次離開前,雲澈在這裡施下了頗為濃郁的光明玄力,因而此次再至,目光所及已不再荒枯。

綠草成蔭,繁花點綴,偶有鳥語蟲鳴……卻註定,無法回到當年那個比遐想還要夢幻的仙境。

「神曦,我來看你了。」

站在那座他親手所立的墓碑前,雲澈靜靜的凝望了許久。

雲無心數拜之後,安靜的伴於父親之側。

「當年,你用各種言語,各種方法去催促引導我的成長,要我超越龍白,超越世間所有……如今我已做到,卻偏偏無法讓你看到。」

「甚至,我已永遠無法知道,你如此待我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呼……」雲澈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看著前方,怔怔而念:「【異雲亂風拂明煙,與曦共擁萬花眠】。」

這般場景,已在他生命中永逝。

雲無心抬眸:「這是父親當年為神曦阿姨所作的詩嗎?」

雲澈輕輕念道:「云為我,曦為她,明煙是因她而一直輕籠著這片仙境的光明玄光,只是,我還在……卻已玉隕煙消。」

雲無心動了動眉,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說道:「我不是很懂父親當年和神曦阿姨的情感,只是覺得父親的這兩句……有一些輕狂輕佻,她聽了不會生氣嗎?」

「嗯,你說的很對。」

對雲無心的話,雲澈完全的認同著,似乎被直接說入心間:「她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好看的女子,比之千影和嫵仸,都要勝過一些。當年初見她時的震撼,我終生都不可能忘卻,也終生,都不可能再現。」

雲無心唇瓣驚訝的張開……勝過雲千影和池嫵仸,她想象不出,那會是怎樣的一種驚世絕艷。

難怪,那個曾經的龍皇,會痴戀她整整幾十萬年。

「我那時知曉了她的身份,是世傳『龍后神女』中的『龍后』,更知『龍后』其實從未存在,只是龍白求而不得,欺世欺己的一種幻妄。」

「而這樣的神曦,卻為我所折,還是她為主動。」

「那時,我心間有很深的疑惑,有對龍白的忌憚……但更多的,是一種自傲,一種得意。」雲澈自嘲的搖了搖頭:「後來,我仗著她的溫柔,在她面前會愈加的肆無忌憚,這兩句詩,也的確是一種滿是輕佻的賣弄,不過她當時並未生氣,反而很難得露出了微笑。」

那時微綻的笑顏,同樣深深刻印於他的心魂。

雖然距離那時也才十年,但此時思來,當年的自己,就像個幼稚自得的孩子。

「無心,如果你見到了她,就會完全相信,這個世上真的存在仙一樣的女子。只是……再完美的人生,也總會有著諸多的無奈和無從彌補的遺憾。」

雲無心的眸中滿是嚮往。

————

西神域雖為神界最大的神域,但云澈並沒有帶雲無心停留太久。

三個月後,他們便已離開西神域,向東而去,卻並非直往東神域,而是在途徑神界核心之時,踏入了太初神境。

蒼灰的天地,遠古的氣息,無疑在雲無心的視線與認知中,鋪開了又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

雲澈帶著雲無心逐漸深入著太初神境,為她講述著這裡的歷史與種族。

太初神境中存在著無數的遠古凶獸,縱為神主亦不敢輕易深入。而能帶著初入神道的雲無心肆意穿梭其中,當世基本也只有雲澈能夠做到。

從來沒有人能觸碰到太初神境的盡頭。但它有著一個被稱作核心的地方。

拜訪完太初龍族,雲澈便帶著雲無心,向那處記載中的「核心」之地而去。

「無之深淵,傳說是太初神境的中心。其本質,是一個極為巨大的空洞,能將墜入其中的一切都歸為虛無,無論生物死物,甚至力量、空間、聲音、光芒。所以,到那之後只可遠觀,千萬不可靠近。」

雖然有自己在側,雲無心也不可能靠近,雲澈還是著重提醒道。

說話之時,那抹墜向深淵的紅影閃現腦海……他微一晃頭,好一會兒才將之勉強驅散。

「如父親這般強大,也不能靠近嗎?」雲無心問道。

「當然。」雲澈道:「根據記載,在遙遠的諸神時代,一個真神隕滅之時,其亡軀所逸散的力量會造成天災般的厄難。因而為了制裁犯下不可饒恕之罪孽的神靈,往往會將之墜入無之深淵,直接化歸虛無,沒有痛苦,也沒有後患。」

「連遠古真神都能完全湮滅,何況我呢。」

「這麼可怕!?」雲無心深為驚訝,隨之她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維持這個無之深淵的又是什麼力量呢?連神都輕易湮滅……那豈不是一種還要遠超神之位面的力量。」

跟隨父親遊歷的這段時間,她對「位面」的理解也更加明晰透徹。

雲澈搖頭而笑:「這同樣是連遠古真神都無法回答的問題。無之深淵是始祖神創世時所留,真正知道無之深淵奧秘的,也唯有永隕的始祖神了。」

這時,雲澈的身形忽然停滯,看向前方的目光中帶上了幾分異樣。

「父親,怎麼了?」雲無心停身問道。

「這個地方,居然能遇到故人。」雲澈笑了一笑:「走吧,帶你認識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以及……一個脾氣不是那麼好的小前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逆天邪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逆天邪神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03章 旅程(七)

99.65%
目錄
共2265章
倒序